书包网 > 历史穿越 > 工业造大明 > 一百二十五李定国?
????酒肯定是好酒,宴肯定也是好宴,对于吃这方面王晨从不吝啬的。不仅仅是自己要吃的好,自己领地内的人也要尽量吃的好。不然那些甜菜、甘蔗、油菜籽这些东西王晨就没必要去做,这些东西就是为了让百姓的生活富裕起来。只有这样才可以减少粮食的消耗量,油脂就是最好的东西。

????“这个酒就是我和蜀王殿下合作的生意,当然还有盐之类的东西也是。”王晨端起了酒杯,高度的白酒还是挺好喝的,关键这是粮食酿出来的不是什么酒精合出来的。

????朱翊铭挺好奇的,端起酒杯灌了下去,辛辣的感觉从嘴里一口气到了胃里。虽然说辛辣异常,却比他喝过的任何酒都辛辣,可是那股子酒香的感觉也更加的强烈。这东西对于喜欢的人而言,只要喝一次就喜欢上了。

????这人就比如说左良玉,身为武将的他自然一次就喜欢上了。一口气喝了两杯,抓起桌子上的卤肉块吭哧吭哧就塞进了嘴里。一边的李轩看的很有意思,这些人和那些曹文诏一开始来的时候一样。

????吃过东西的左良玉,看着对面的曹文诏很是有气:“原来曹将军在这里了,陛下还以为你们战死了,赏赐了那么好的待遇……”

????曹文诏也不气,或者说被王晨黑的多了,这点嘲讽不疼不痒:“你左良玉不一样来了吗?放心好了,你要是表现好了说不定会过的很舒服,你要是表现不好……”嘿嘿的笑容简直让人郁闷,似乎他左良玉迟早也会这样?

????“我可不敢和你一样……小心朝廷知道了,抄你满门。”左良玉忍不住嘲讽了几句。

????王晨坐在台子上看着他淡淡的说道:“我不知道陛下会不会抄他们全家,可是我知道你要是在放肆明年今日你的坟头草已经比我高了。”王晨淡淡的话语,却是让左良玉打了个冷颤。这个年轻的人,似乎很不好说话?

????左良玉低头不再说话了,他可不想被王晨拉出去砍了,对面的曹文诏明显很有砍了他的意思。他们几个虽然都是战斗疯子,可绝对不代表他们关系很好。

????朱翊铭却是问道:“莫非说可以和朝阳做生意吗?”看着王晨还有眼前的白酒,他很是喜欢这种白酒的东西。

????王晨点了点头说道:“蜀王还不错为人比较正直大气,所以我才会和他做生意。至于襄王殿下你?恐怕我需要考虑考虑了,毕竟道德有缺陷或者人品有问题的人,不用和我做生意我会直接砍了他。别看你们是什么皇亲贵族,在我这里大家都没什么区别。”王晨的话似乎很不妙,这让朱翊铭有点害怕的感觉。

????饭菜吃到了最后,朱翊铭才问道:“那个邵巡抚不知道蜀王过的怎么样了?本王许久没有见他了,不知道他过的怎么样?”

????邵捷春却说道:“如果襄王殿下想要去见一下蜀王殿下,过几日就可以去了,这并不是什么难事。”说着两个人看向了王晨,只有这个人说了他们才有希望。

????王晨扫了一眼说道:“这些都是小问题,今日我便派人送你们去蜀王府上。至于你……送去彭县学习去吧。”左良玉这个人不仅仅需要调教一下,王晨还需要看看他耐得住寂寞的决心。这种人想要用,可绝对不能大用。

????左良玉张了张嘴却没有说话,王晨扫了一眼他晚上肯定单独关起来,想要给自己找事绝对不可能给他机会。没有经历过考验和认知,王晨是不会用这种人的。目前的自己还在奋斗期间,一切都以稳重为重点。

????晚宴结束了,富户和家仆之类的全部被分开了。当然朱翊铭和左良玉也被分开监视了,尤其是左良玉更是重点照顾。入夜了左良玉却是翻来覆去怎么也睡不着,他怎么也想不到自己居然莫名其妙沦陷到了这种地步?

????事情并没有解决完,这些人只是被接受了,安置和处理才是接下来的麻烦事情。当然最大的问题在于,张献忠接下来的动作和进攻的方向。如果他们来攻打这里,那么王晨还真不能走。来打一架吧,王晨也想看看对手就已经有多么的厉害。

????第二日这些人都被陆陆续续送走或者安排带了各地,只有打散了不给他们聚拢的机会,才能防止他们有什么作为。吃过早饭王晨就来到了城楼上,贼寇已经快要到了,王晨倒要看看是谁这么有胆量?

????远处一片散乱的队伍跑了来了,带头的也是一个穿着军装的大明武将?最起码他衣服是这样,可王晨知道这些人是流寇。那些人明显看到了城池,一圈人犹豫不前的在那晃着。原来冒充也不是自己的专利,其余人似乎也很擅长?

????“城楼上何人?我们是祖宽大人前锋均,奉命前来捉拿逃将左良玉……”前方一个小将在下面提着武器吼道,看样子还真的是那么回事。

????王晨看着有趣:“祖宽大人?带队的军官是谁?”祖宽王晨不知道啊,要是祖大寿王晨就知道了。

????李定国丝毫不惧的走了出来:“我乃祖宽大人手下前锋李定国,左良玉丢失襄阳此乃大罪,尔等速速交出左良玉……”他倒是没有说打开城门进来,这还真是有意思呢?

????王晨忍不住笑了,这个人居然是李定国?这个后世抗清主力的李定国?不过现在他还年轻,他们都没有经历外族入侵,所以说内斗的很厉害。可是外族入侵之后,他们又自称是南明的士兵?

????“李定国……我打开城门你要进来自己抓如何?”说着王晨示意士兵们打开了城门,区区几千人也敢来追击?王晨就打开了城门,他们也不敢怎么进来。

????李定国犹豫了许久,看着打开的城门,这个剧本不对劲啊?说真的他不笨,可是秤砣上看不到多少士兵,可城内不知道藏了多少士兵,万一进去被抓了怎么办呢?

????犹豫了好半天,李定国才说道:“这位大人不如绑了那左良玉,将来也好给大人邀功?”

????这还真是有意思呢?李定国看来也不傻,这城池他还真不敢进来。王晨看着有趣:“李定国回去跟着你的义父好好混吧?别一天天冒充这个冒充那个,你这个水平还不到家。回头告诉张献忠,人在做天在看少造点杀虐,不然回头死的难看。”

????李定国大惊,连忙拉住马缰不断的后退:“你是何人……”这话让他一下子就明白了,这人对于他肯定很了解。

????王晨扫了一眼李定国淡淡的说道:“赶紧离开吧,等下我出兵追击,你可就跑不掉了。哦对了,告诉那个张献忠不要打我的注意,不然我会打死你们的哦。”王晨笑眯眯的说道,张献忠这人说不定会来打自己,这种警告不会有什么用。可如果他真的来打自己,那么王晨觉得也不错。

????李定国一听话也不敢多说,拍马就开始逃走。这要真的追出来,他们恐怕就没有地方去,毕竟他们走了这么久说不定就团灭了。一边的曹兆紧了紧手中的武器说道:“流寇就是流寇,那左良玉太不中用了,大人只要给我五百铁骑他们绝对都跑不掉。”

????一边跟过来的邵捷春也有点不解:“朝阳认识那带头的流寇?”

????王晨点头说道:“知己知彼方能百战不殆,无论是李自成还是张献忠,乃至于朝廷里面的武将官员,大部分上我都了解。”这点王晨绝对没有说谎,当然这个了解也不是他们说的那种了解,而是这些人真的做过什么事的了解。

????如果王晨不是清楚吴三桂的所作所为,就看他这个时代的所作所为,王晨一定不知道这个人会有那种反复无常的行为。正因为这些东西,王晨才能更好的掌控一切。某些重要的事重要的地方,一定要交给王晨认定重要的人,而不是吴三桂、洪承畴这些人。

????李定国撤走了,这里的城池还有里面的人,都不是他可以招惹的。哪怕是张献忠亲自带兵而来,他也不敢在没有把握的情况下攻打这里。可王晨还不能离开,只有在确定了对手真的不来,王晨才可以考虑会去过年。

????距离今年的结束还有二个多月,王晨在过年前都不会离开了,重庆府这里有自己压阵也比较稳。当然不是信不过曹兆,而是现在的时间还没有到。王晨经不起一次挫折比较大的失败,万一这里出现什么意外,王晨刚刚开创的好局面一下就没有了。

????回去的路上,李定国有点心惊:“为什么那个军官这么了解我们?他不仅仅知道我的身份……还知道义父……”他们四个养子虽然不错,可现在还不是他们的时代,他们还上不了台面。

????“小大王我们回去告诉大王,看看大王怎么说?”小头目也不知道这里的情况,可这不需要他们操心,只要张献忠头疼就可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