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历史穿越 > 工业造大明 > 一百四十七治理蛮人的办法
    饥饿才是最深入灵魂的痛苦,那种肚子里面传来疯狂的感觉,简直能让人化为野兽。这一点这片土地上的人最有感触,蛮人处于一个平均线上吃饱可以却吃不好,可是现在都被捆起来了还不给饭吃。那种感觉一天就让他们萎缩不振,不是没有人反抗可是打不过,城墙上面已经躺着十几个人了。头颅上面滴答滴答的血液在提醒着他们,老老实实……

    此刻的王晨正在看着孟里不断从山上抓下来零碎的敌人,打了几场王晨死了一千多蛮人,看来当初带着孟里是对的,至于乌撒降在这里也丢下了二千多具尸体。其次秦翼明和马祥麟也带了二千多人回来了,加上在山上抓捕的几百人似乎一万人就这么去了?

    “大人这么多人不好处理啊?”阿里次有点郁闷,这些人虽然比他们的人少,可也占据了四分之一。一旦闹事对于他们而言,这可是很头疼的一件事。

    王晨扫了他一眼说道:“这很简单,你去挑选一下,找出那些顺从的人给他们权利管一百个人。然后在让他们挑选小队长管十个人,你负责给你挑的人发奖励,让他在给下面的人发就行了。谁做的好就多给,谁做的不好立刻用他挑选的人替代他。”王晨并不担心他们会联合起来抗衡自己,一旦享受了好处他们会比谁都乖。

    阿里次还有点担心,不过王晨都说了他就下去安排打乱这些俘虏。先全部关起来观察上几天再说,休息了一天从乌撒府过来的信使也到了。王晨看了一眼,这个乌撒降居然就这么轻易被抓了?忍不住捂住了心口,我把你当对手,你却把我当朝廷正义的使者了?

    看完了信封,这里的事情王晨要交代一下怎么引诱那些俘虏,等阿里次可以稳住这些人自己才能走。这么多的俘虏真的作祟起来,那还是挺麻烦的。

    清晨起来,看着阿里次在哪里调教俘虏:“第一个剃头的可以当小队长负责管理一百人,还有布匹的奖励……”

    王晨在一边听的,差点一口水喷了出来。这还不是自己驯服他们的招式,不过这的确是有用的招式。一开始的确没有人,可是随着奖励抬了上来,下面就有人骚动了。一开始大家很冷静,可是看到真的有东西就有人站了起来……

    “好就是你……剃了头发,你在挑选十个人当你的小队长,总共一百个人都归你管。他们犯错了我不找他们的事就找你的,他们做的好我就奖励你。”说着小半车布匹,还有一些酒肉都给了他。

    有了第一个后面就快多了,认识的人挑选自己熟识的人作为小队长,很快这几千人就分工完毕。看着一个个光头诞生,王晨嘴角忍不住抖动了一下。不过这样也好,马上夏天了这些人还那么脏清洗一下省的疾病蔓延。

    几千个秃头的感觉就有点诡异了,头发都被烧掉了,这些人也适应了第一天的安排。很快这些人会自己建造住所,然后在分给他们一些活计,慢慢的他们就会习惯掌握权力和劳作。第一天王晨还出来看看他们的劳作,自然有人会带着他们一起做,然后晚间一点就可以去这里的露天食堂吃饭……

    王晨看了一会儿,点了点头很简单有效。说起来这些蛮人真的狠,尤其是自己人对自己人的时候。这一点王晨只在倭寇人身上看过,当然汉人比这些人都更狠。中原王朝的覆灭,往往汉人有巨大的关系。

    “息宁我们可以出发了,收拾一下明天就去乌撒府。”王晨伸了个懒腰,这种事情这样就是最好的了。

    一天王晨就在看这群人干活中渡过了,王晨并不用担心这些人还会反叛。毕竟头发都被理了,这里还有马祥麟和秦翼明在,根本不用担心有任何的问题。清晨王晨就出发了,带着全部的火器朝着乌撒府去。那里虽然很平静了,可王晨还是要预防一下。

    “大人两位曹将军在,那些俘虏恐怕要倒霉了。”李轩可是知道这两位都是暴脾气,那些俘虏怕不是要被打死了。

    王晨笑了笑说道:“打一下也不是什么坏事,只要不打死全部就行了。这里的蛮族比起那些建奴也好不到哪里去,等今后你看了建奴的作为,你就知道什么才是真的狠。”王晨插手中原的时候肯定会很慢,等贵州这里稳定王晨就要开始冲击南方的市场了。

    李轩听了也不说话了,他不知道为何王晨对建奴有这么大的仇恨?言语之间透露出的感觉,那绝对是不死不休的。可是他听说过,王晨从来没有出去过四川,可为什么对建奴如此的了解和仇恨呢?

    队伍走的不快,王晨也没有想过全力赶路。今年的事情差不多已经可以收工了,至于贵州那里也没有必要去攻打。那里现在有点蛮荒,不过自然资源很多。可惜的是那里的蛮人都不老实,很容易反复起来。说白了就是要打就直接打死打怂打的人口比例严重失调,这样就可以解决问题了。

    不过说起来播州府的杨国振应对贵州的几个卫所有所威望,当年的安邦彦叛乱他们也参与剿匪。王晨已经让他在叙州府慢慢朝着那边捞人或者说进行渗透,自己解决了乌撒府这个点整个贵州也就暴漏在眼前了……

    当年朱元璋在这里做了不少事,并且在贵州也进行了屯田制这才算是开发了贵州,可这也只是相对于贵州司以及普定卫这些而已。摇了摇头前路还很长,王晨需要慢慢的走。这些年朝廷已经对这些地方失去了掌控力度,这里应该积累了不少财富了?马无夜草不肥,人无横财不富……

    两天的时间,王晨才算是从镇雄府赶到了乌撒府。这里并没有王晨看到的那种光头在忙碌,只有一些外围的妇女在采集东西,一队队巡逻兵在这里忙碌。看到王晨大部队的到来,城内的大小曹也带着人出来了。他们的铠甲并没有褪去,一个个看上去还挺严肃的……

    “大人…这两日那些俘虏反复了两次,带头的人已经被杀了。乌撒降还有他们的巫师也已经严加看管了,周边的那些归属他们小部落这几日也多有试探……”怪不得他们这么严谨,原来是周边还有敌人?

    王晨点了点头说道:“我们有多少人受伤阵亡?”

    曹文诏咧了咧嘴说道:“大人我们受伤的士兵有十几个,不过都是些轻伤倒不要紧,至于阵亡的士兵有两个人。偷袭我们的小部落,也被我们剿灭了。区区一个千人的小部落也敢出声……”他们虽然没有带火炮,可是火箭炮这种小玩意带了很多。集束火箭是明朝的火器发明之一,可是这个东西不好用威力不够大。不过好处在于简单方便射击速度快,现在王晨改良了一下这个效果就很不错了,虽然依旧是准确性很差……

    “火器还有多少?”这东西曹文诏带了不少,足足近万发。

    曹文诏尴尬了,窘迫了一下说道:“这个挺厉害就给打完了……”亲自释放和看的时候是两个状态,男人大多数是喜欢这些暴力武器的,一瞬间没忍住就痛痛快快的来了一波刺激。结果就是为数不多的集束火箭炮全部没了……

    王晨挺无语的,倒不是珍惜这些东西,比起一场胜利这些东西不足一提。可也不至于用这么多才剿灭了一个不落?难道不应该是,一口气干翻好几个吗?在性价比上血亏一波,不过没有亏什么人就行了。

    “周边的小部落有多少个?现在都是什么态度?需要出兵剿灭吗?”难怪可以养活这么多人,感情是这家伙在奴役周边的小部落?这才供养了他们这么多人,这么看来的话周边的小部落不足以成为威胁。

    曹文诏立刻说道:“周边的小部落千人左右的有六个,现在已经被我们灭了一个。另外千人以下的有七个,他们都没有什么反抗力,只要我们一声令下就乖乖听命了。我打听了一下,这乌撒降对他们还挺狠的,不仅仅是索要粮食,甚至说这些部落都是他们的奴隶……”

    有点意外的感觉,可似乎又在情理之中呢?没想到这个乌撒降和巫师也是个人才:“他知道他儿子死了吗?”头颅几天前就送了过来,现在想必都生蛆坏了吧?

    曹文诏脸色古怪的说道:“大人他似乎没啥反应,感觉就像是早知道了,也有一点妥协的意思。”

    王晨有点惊讶了,这似乎都能忍了?不过想想也对,他都来打自己了,战争岂有不死人的说法?算起来自己这边死的蛮人,可是要比他们多的多呢。之前的半年骚扰,倒他们主动出击自己都比他们死的人多。哪怕是现在大家或许持平,不过结果而言还是挺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