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历史穿越 > 工业造大明 > 一百五十四晚宴与目标
????能用钱解决的问题,那自己担心个什么呢?王晨有点后世的思维了,人才用钱也很能挖到,当然也有可能挖来的是庸才。一旦是庸才,恐怕会影响很多东西。可是在这个时代,庸才虽然是有的,可是人才会有更多的口碑。那些所谓的庸才,也并不一定是庸才,那赵括真的是纸上谈兵吗?那马谡真的是有问题吗?这其中肯定有原因,王晨可以提前认知一下,了解一下这些人……

????一边的张令也有点傻眼,他没想过这样也可以:“这样还真是一个办法呢?”造船慢这是没办法的,可是如果真的这样捆绑人才那就不一定了。这位大人的富有,那是没办法用言语去诉说的。

????王晨也跟着点头说道:“反应有点慢了,应该这样去做的……造船一定要多,可却不能大肆过度砍伐。有些珍贵的树木还要保护一下,一旦我们开发过度或者用太多,我们子孙后代怎么办?这一点你们都要注意一下,山林也要多多保护……”朱元璋为何不选择西安作为国都,还不是经历了数个朝代,那里资源极度匮乏了。曾经富饶的关中平原,此刻也变了一处令人惋惜的地方。

????“大人水师准备组建多少数?此番大人回来,可是准备动用水师了?”王晨突然问了起来,说不定就是想用水师了。

????王晨点了点头说道:“没有错,水师需要动一动了,不然白练了这么久不是么?从夔州府到秭归那里,全是一条水路。张献忠占据襄阳这么久了,今年也有所行动了,难道我们不该往前迈迈脚步吗?”王晨并没有想着全部占据襄阳,他还需要张献忠去作恶呢。当然王晨只是去看看,有机会就先驻守一下,如果不行撤回来。得寸进尺就是这么来的,开通了商路就要用商品来赚钱抢劫是不符合王晨的。

????张令有点兴奋:“大人如果是秭归那些地方应该不会有什么水师,最多是一些盗匪而已。不过这些人足够给我们练练手了……”说起来可怜,王晨这里连贼寇盗匪什么的都没有了。王晨有太多的新兵,这些新兵按照王晨的训练方式,那可是要出去练练的。对手只能是盗贼之类的,呵呵……盗贼能有多少?

????“嗯目前就是这样,你看看怎么安排一下。虽然只是出去练练,可能连对手都没有不过这也要看你们的令行禁止如何。”去秭归是王晨今年下半年的计划,至于明年的计划,无非就是冲击西域那边,让他们乱起来。然后用自己换来的大量资源,然后做出来商品在狠狠的对着南方来一次粮食危机。等张献忠作的差不多了,王晨也可以收拾残局。

????会议一会儿就聊完了,王晨也解散了这些人,等下晚宴的时候他们再过来吃饭。忙碌了一天,留给他们一些回去洗洗的时间。很明显到了晚间的时候,整个船厂这里张灯结彩,大人请客吃饭这对于下面的人而言绝对是喜事。虽然这里很多灾民没有见过这位大人,可是关于他的仁慈之名早就流传甚广……

????临时架起的高台,以及一桌桌的饭菜早就摆放妥当了,时间差不多了,外面的工人也陆续进来了,作为宝船的主要负责人之一梁老,却是带头走了进来。王晨坐在了稍微高的台子上,他们却是在一边。

????王晨扫了一眼却是端起了酒杯:“说起来造船厂也开设了快一年了,如今能有这番光景全靠大家。这第一杯我敬在座的每一个辛苦劳作的人……”一饮而尽呵低度白酒根本不算什么。

????台下的人齐刷刷的道谢跟着也是一杯而尽:“这第二杯我敬各位再次努力的人,今日看到那么一艘大的宝船,各位的学识令人震惊……”一饮而尽后:“这第三杯愿各位能在这里一展所学,为今后能开创太平而努力。”王晨才不会说什么万世开太平,能有个几百年太平就不错了,人类的人性在某些方面决定了根本不可能和平。除非每个百年都有强势的君主盖压这个当代,不然只要一个不振,两个不振第三个还不振,那么就是战乱的开始了。

????三杯过后王晨也跟着说道:“话不多说大家吃饭吧!”随着王晨挥手,晚宴也开始了。

????饭菜还是挺奢侈的,可以说大部分都是肉菜,王晨一口菜还没有夹到,梁老却是起身端着酒杯起来了。随着他的起来大家也都安静了下来,梁老是这么叫的可不代表他很老。五十多岁的人身子骨颇为壮硕,只是那眼神饱经沧桑。

????“大人小老儿这些年在朝廷中当过官,后来回家种地……再来天灾不断,朝廷横征暴敛,百姓们过不下去。流寇四起小老儿被迫跟随背井离乡,这一路走来见惯了世间冷暖。后来更是被当做货物送来……本以为那一天死在那里,没想到还有今日……”说道这里在场的人,不少的都暗自伤神。

????王晨其实不喜欢这种事情的,这个时代的冷暖远比王晨那个时代更强烈,面对这种事情王晨挺无奈的。有时候王晨想不明白,明明这个民族的百姓这么简单,还这么努力却有那么多的苦和难?或许就是因为太努力了,所以引得无数的人窥视这种努力?也或许是因为有太多不劳而获的人?

????“小老儿感谢大人为百姓们做的一切,小老儿愿意用所学的一切帮大人打造最强的战船。”王晨想做什么他们恐怕很清楚,这天下就没有傻乎乎的人。这一路比较起来,王晨是他见过最好的山大王了吧?当然王晨很强,不然这里也不会这么平静……

????王晨站起来说道:“纠正一点,天下太平不是我的意思,而是天下万民的意思。我只是顺应民心而已,外面的世道太纷乱了,外面能做的就是努力打造我们的太平盛世。这一点不是我一个人可以做到的,是你、是你们、是再坐的每一个人。现在我们只要稍微努力一下,未来我们的子孙就不会遭罪……”就在刚才王晨领悟了一个叫做发动人民群众力量的句子,今天自己说的这一切流传出去,百姓们应该会更加努力吧?

????酒宴随着谈话的结束,众人也开始了大吃大喝起来。一边的张令第一次感觉到,不一样的威严。在这位大人的眼中,似乎每一个人都是非常有用的。看看下面的人,恐怕会更加的努力。

????张望也有了更深的了解,说起来自从遇到了王晨,他很少看到王晨发雷霆。哪怕是有些问题处理的不对,亦或者蛮人流寇来攻打,他也不曾生气过。关于自己的工作,很多时候他只是提点和指导,似乎从不曾对谁不满意吧?

????“来来……”看着俄一边的几个官员王晨也端起了酒杯,说句不好听自己要是有当年的酒量,这些人加起来也不够自己干翻的。不过这个东西喝多了,还是对身体不好的。

????蜀王的白酒卖的很好,从张令几个人喜欢喝就看的出来。王晨有一定的份额,自然他们也是可以喝一些的。对于这些所谓的美酒,王晨喝一点就足够了。对于手下的人,只是稍微意思一下就可以了。

????一场简单的酒宴就足以让这些人极大的提高士气,上位者的一句夸赞下面的人就会非常的努力。对于这些人王晨可不想让他们累死,所以也不说工作上的事情。正常酒宴王晨就负责坐在台阶上淡淡微笑就好了,作为一个十足的吉祥物……

????这种热闹的场面其实并不适合王晨,或许因为后世有太多的恭维人的时候,对于这种酒宴有一种出自内心的冷漠。在这里自己并不需要恭维谁了,哪怕是今后有机会和崇祯皇帝坐一起,王晨也不会恭维他了。

????张望其实挺喜欢这种场面的,看着不远处的王晨,他虽然一直在笑可张望却敏锐的感觉到了一股不合群。端起酒杯张望说道:“大人不喜欢么?”他挺了解王晨的,这是一个不容易生气的大人。他也不介意别人和他聊,甚至说很多规矩都不是那么在意,可又有时候他很讲规矩。

????王晨端起酒杯意思了一下说道:“没什么喜欢不喜欢的,需求而已……”王晨刚才走神了,他在想这里的事情结束了,王晨迫切的想要去了解一下张献忠的情报。如果今年他们拿下了洛阳福,恐怕明年就是西安府了。王晨最担心的就是,他们进行的太快了,而自己被迫不得不提前参战了。

????王晨想要等西域乱起来,自己发上一笔战争财,然后猛地坑一波江南的富商。现在自己已经把江南的粮食提的很高很高了,今年自己还在收粮食。百分之八十的人都不种经济作物了,而是都去种植粮食了。可以预想明年会更多,可是明年自己直接用粮食冲击南方市场。结果可以预想有多少土地主要完蛋,那么多余的粮食不值钱了,百姓们就会得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