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历史穿越 > 工业造大明 > 三百四十二要搞事搞事
????南明其实也不是没有机会,只可惜史可法这个人太优柔寡断了。古往今来优柔寡断的没有一个有好下场,这史可法实在是太犹豫了。当然犹豫也不是很大的问题,总归是能做出决定的。可惜这个人连基本的决策都没有,更别提总揽全局的能力了。在一开始史可法的权利很大,可他自己却把权利的中心让给了马士英,可就算是如此他的威望和权利依旧不小。可是这个人,活生生的葬送了自己的完美开局。VIP的开局愣是玩成了贫民开局,不得不说这也是个人才了。

????王晨听着这些才子讨论国事,多少还是有点心得,南明可惜了这点李轩也在听。好一会儿李轩看了一眼王晨说道:“这个局面朝廷内部似乎还在内斗……”他一个局外人都能感觉到这些东西,更别说王晨多少还是明白一些的。

????王晨伸出手指嘘:“不论这些事……”别人随便讨论无所谓,王晨对于这些事没有一点的兴趣。

????说话的功夫远处的台子上一翻骚动,几个丫鬟抬着一个桌子走了出来。随后王晨看到了一个明目皓齿的女子,虽然不是绝色可也是少见的美女。比起徐善持不差,当然这一年多的时间徐善持被养的很饱满,感觉上似乎更深一筹了?

????徐善持回头看着王晨,想要看看王晨是啥感觉。可是一回头发现没气死,王晨在看她的胸口,然后在看上面马湘兰的胸口,这个意思不用说她也明白。这是在比较大小,不由得让她面红耳赤。虽然说自己出身这种地方,可到现在她还是乖乖女呢。

????“大人可是觉得谁的大?”徐善持稍稍稳定了心神,却是调戏起来王晨。这个男人不给力,光是动眼不动手?

????王晨哼唧了一声:“半斤八俩、不相上下……一丘之貉。看上去都差不多,不过你气色更好,想来是跟着本公子吃的太好的缘故?”

????李轩下意识扭头去看一边,牛三很自觉地看到了别处。王晨虽然不忌讳他们,可是他们却不能不自觉。当然王晨这些玩笑在后世不算是什么,女人疯癫起来说不定能把王晨逗得面红耳赤。

????徐善持忍不住有点气,却是仔细看了过去,还真就别说不差多少。这让徐善持有点气馁,这种事情看天赋真的是没办法啊。随着几个人嘀咕,台子上马湘兰也笑道:“今日菁华园能有这般热闹,全赖诸位俊才赏脸,小女子无以为报抚琴一曲一赠感谢。”说着她就开始端坐在台上,轻轻的抚着琴。好在是还没有进入寒冬,早雪虽然下了可这里并不是很冷。

????王晨有点没脾气,坐了下来嘀咕了一声:“弹琴有什么好听的……”声音虽然不大,可周围的几个才子立刻听到了。

????这一下仿佛捅了某个脑残粉的屁股,瞬间就有一个青年书生面色带着愤怒的红晕大声呵斥道:“马小姐琴艺书画无双,你这等商贾子弟根本不懂欣赏,除了会吃喝玩乐还会些什么?”

????这边的情况也让马湘兰为之一顿,下面那两个人他都认识,一个穷才子好像文才不错经常来就是人有点傻。至于王晨她已经听说了,一投千金的豪客也是她的金主。这种事情她得罪不起,所以她可以观望一下。最后在当个和事佬,这就是她们的生存之道。

????王晨回头看着他微微勾起了嘴角:“我就说她弹琴有什么好听的,我就说她烂了怎么着?”这话仿佛水入油锅,霎时间周围都炸开了。李轩和牛三都有点紧张了,一个个目露凶光看着周围的人,谁敢动手就准备被打吧。

????“马小姐琴艺无双,你这等庸俗之辈其能懂?”远处不少的才子,一个个指着王晨开始大骂。

????王晨扫了一圈,真的想全部拉出去砍头,看看一个个是不是真的硬气?说句不好听的还不行了,当然王晨不认为自己跑人家粉丝群里面骂人有什么不对,当然这也算不上骂人只是嘀咕了几句……

????马湘兰自然很气,跑到自己地盘上,却和自己说自己不行?你怎么不上来给自己一巴掌来的痛快,总之一时间她也没有行动,大家都在激愤说不定就赶走了这种人呢?只可惜他远远嘀咕了王晨的承受能力,他坐在那里稳如泰山。手里还吃着零食,谁要是骂的凶了,他就回一句我艹尼玛,当真是简单粗暴。

????这种态度气的周围的青年才俊一个个脸红脖子粗,弄得马湘兰都不知道要不要叫人来轰走他?当然她们开这种地方的,绝对不能得罪这些有钱人。王晨也没有闹事,虽然说了几句不好听的,可算不上什么闹事。

????王晨这么骂人着实有点难听,骂人父母在古代很严重,可这群书生仗着身份只能干瞪眼。好半天马湘兰连忙说道:“诸位公子还请歇息片刻,或许湘兰的琴艺不如这位公子的法眼。今日献丑还望诸位不要介意……”息事宁人只能这么做。

????“马小姐琴艺无双,只是那人不懂欣赏。”

????“就是就是,马小姐何故和这种人计较?自当弹琴便是……”

????一阵阵哄乱之后,马湘兰终于精心转杯弹琴。可是经历了刚才的事情,多少心思上也乱了一点,这个琴弹的也就乱了几分。徐善持看着王晨小声的说道:“公子却是扰乱了马妹妹的心思,这个琴弹得差了点意思。”大家就是大家,王晨听着没啥感觉,可她就是听出来点不一样的东西,难道说自己真的是没有什么

????经历了刚才的事情,周围就没有人站在王晨身边了,所以徐善持的话也没有人听到。王晨点了点头,差不多也明了啦。这个才子会也见识了,估计等会出点题判断点才华,然后就看看有没有人能被他选上了。

????一曲完毕下面一片叫好声,那马湘兰却是扫了一眼王晨这里:“这位公子不知道妾身的琴艺如何?”骨肉安小女子就是小女子,这个时候还不忘刚才的事情。

????这下众人都看了过来,王晨扫了一眼笑道:“马马虎虎也就和我家门口掏钱那乞讨的差不多……”这话阴阳怪气,周围的人齐刷刷的鄙视了过来。

????马湘兰气的都笑了:“那大人当真是家大业大,门口的乞丐都有这种才华。”

????王晨靠在椅子上笑道:“这么说也不是没有道理,毕竟我的家门口不是谁都能去的。我看你也不错,说吧要多少钱能把你赎走,我家后门也缺一个……”

????这下周边的人都炸开了,这还打算带走马小姐吗?这土包子似乎有点过分了,可是架不住人家有钱啊?马湘兰气急而笑:“哦?想要赎走妾身也不算多,五百万辆白银……”哗这是金镶钻的吗?

????徐善持还有红娘子都看了过去,这是来敲诈的吗?一个个愤怒的看了过去,可是周边的才子都觉得很过瘾,他们却认为这是马湘兰逗王晨开心,故意这么说来气他的呢?

????王晨看着她好一会儿说道:“五百万吗?很好……派人出去等下送五百万来,我就要赎走你马湘兰,然后在家门口给我弹琴。”

????哗的一下这可是百万一掷万金也差的太多了,在场不缺少大富大贵的人,可真的拿出百万两位了一个女人是不是有点过分了?甚至于马湘兰都有点傻眼,她就是气话谁真的会这么傻?要知道哪怕是在富贵的商人,也最是几万两赎走就是天价了。别看他是头牌,也不过是一个女人,还是一个娼门籍贯的女人而已。

????现场有点安静了,王晨起身看着马湘兰扫了一圈周围的书生说道:“刚才不是一个个很兴奋要和我吵架?怎么现在不出钱赎走你们的马小姐呢?也不贵才五百万两银子,你们是不是考虑一下?不然我赎走了,夜夜笙歌怎么办?你们最喜欢的马小姐,以后就再也看不到了呢?”赤裸裸的辣仇恨,看着下面一个个面红脖子粗的人,徐善持等人都忍住不要笑出来了。

????马湘兰也有点傻眼,这位真的要花五百万赎走自己吗?五百万为了自己这么一个女人,怕是自己进了他们王家也要被打死吧?想到这里她连忙说道:“公子妾身说笑而已,妾身寻得郎君还要看其才华,并非看重钱财什么的。如若才华斐然,妾身自己就可以赎去籍贯。”这算是给自己找了台阶吗?

????王晨好笑的看着她说道:“才华?你也不怎么样,凭什么要才华呢?说起来你的琴艺还不如我身边的书童呢?”说着王晨对着徐善持招了招手,略带尴尬却还是走了过来。

????“公子……”王晨想要玩什么鬼把戏她大概也明白了。

????“平时谈的那个什么,给马小姐展示一番,这种诗词歌赋曲都是小道,本公子就不屑于了解。”说着王晨坐回了位子上,说起来五百万两可是非常多的钱。哪怕是王晨也不可能拿出来,不过出去的人得到了王晨的眼色想来也明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