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历史穿越 > 工业造大明 > 四百一十一战后
????不得不说,上次那个桑老师故意针对嬴洛,之后就被学院除名的事情,学院方面并没有压下来,反而传的沸沸扬扬的,至此嬴洛在苍穹学院又再一次的出名了。

????长老阁里,几大长老围着长长的圆桌坐着,一个个脸上都带着一丝薄怒,吹胡子瞪眼的瞪着一个方向撄。

????而元宝好像没有看到的样子,坐在椅子上,背靠在椅背上面,双脚还很随意的抬起来放在桌面上,似乎一点都没有把任何人放在眼里的样子。

????而瑾瑜则是端端正正的坐在元宝的身边,安安静静的听着那些长老们的抱怨,可以说是跟元宝是两种不同的形态。

????就好像瑾瑜才是高高在上的院长,而元宝就是一个不懂事的孩子,可惜事实却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美好。

????“啪!”一道用力的拍桌子的声音,让整个气氛一下子就变的剑拔弩张了不少:“院长,你到底有没有在听我们说话!”

????元宝懒懒的伸手掏掏自己的耳朵,一副不耐烦的模样,撇撇嘴说道:“本公子又没有聋,怎么会听不到你们说话呢!”

????“我没说你听不到,我是说你听没有听进去!”那个长老真的是要被元宝给气死了。

????元宝这才抬眼看了那个长老一眼说道:“额……你们刚才都说了什么?”

????元宝这话就这么一回来啊,大家这火气啊,真的是蹭蹭蹭的不停的晚上蹿,还有几个长老双手扶着桌子的边沿,好像是想要掀桌子的节奏啊偿!

????瑾瑜连忙出声打个圆场说道:“几位长老,你们也被动怒,公子这么做,自然有他的想法,你们先听他说说,再说。”

????瑾瑜说话向来温和,而且本身也是一个高手,又是院长身边的大红人,他们对瑾瑜自然也算是礼让三分。

????而且瑾瑜说的这话也确实在理不是?

????“那我们就听听院长怎么说。”

????他们话音落下好久之后,元宝还是一副很沉默的样子,有些性子比较火爆的长老就坐不住了,再一次吼出声来:“你倒是说啊!”

????元宝还是沉默了好一会,才不由的皱皱眉说道:“那你倒是想让本公子说些什么?”

????原来,元宝刚才说的那句‘你们刚才都说了什么’这话,不是在敷衍他们,而是他真的是什么都没有听进去,刚刚的时候。

????这个态度,要是再不能让人发火,那脾气都该得多好才行。

????不过瑾瑜还是比较会看他们的眼色和脸色的,在他们再一次对元宝发火之前,就将刚才长老们想要质问他的问题一一重复了一遍说道:“刚刚长老们问,嬴三小姐身上到底有什么让你对她如此的优待?为了她除名了一个老师,合适吗?还有就是三个月后皇陵城的学院比试,真的要带上她吗?为什么?以上,请公子给长老们一个合理的解释吧,否则长老们可是不会不作为就这么安静的看着的。”

????瑾瑜的话音落下之后,这些话得到了长老一致赞同的点头。

????“本公子做事,还需要跟你们解释为什么吗?”元宝微微的挑眉,扫了一眼所有的长老,反问了一句。

????“院长难道觉得不需要吗?”

????“好吧,你们说需要就需要把!”元宝一副无所谓的样子说道:“其实你们几个问题合起来,也不过都只是一句话,本公子就是看那小丫头顺眼,就是爱帮着她,本公子就是乐意,怎么样?”

????能在苍穹学院说出这么拽的话的人,也就只有元宝一个人吧!

????对于元宝的这个解释,那些长老们其实并不是那么的愿意接受,但是也确实是这么一个理,人家就是愿意对那个小丫头好,能怎么办?苍穹学院是人家的,当然是人家说了算了。

????“至于,那个被除名的老师,我苍穹学院还不需要那种会恶意欺负学生的老师。”元宝的眼底闪过一抹厌恶说道:“这种败类,以为自己有多少本事?说出去都丢我苍穹学院的脸。”

????出于这一点的考虑,元宝的做法确实是无可厚非,也无法反驳。

????“既然如此,几位长老还有什么问题吗?”元宝也真的是很有本事,三两句话就堵住了几个长老的嘴。

????“院长,关于嬴洛,你到底是什么想法?”还是有长老想要探究元宝对嬴洛的真实态度是怎么样的。

????“她不过是一个连玄力都无法觉醒的小丫头而已,无足畏惧。”虽然元宝是这么说的,但是他的心里却并不是那样想的,毕竟嬴洛身上出现了不可能会在她身上出现的高级阵法书,就算没有玄力,敏锐力也超凡,这绝对不是一个简简单单的废材这么的简单。

????但是元宝并不打算把自己的真实想法透露出去,就像他之前说的那样,既然他已经认定嬴洛这个朋友,他自然是不会把嬴洛往火坑里推的。

????殊不知,嬴洛却已经将他们的禁忌之地的宝贝都给掏空了,让元宝大呼嬴洛是个土匪,当然了,这些都是后话了。

????毕竟嬴洛出锁妖塔的时候可是收拾的很干净,除非他们进锁妖塔,否则绝对不会发现锁妖塔曾经有人偷偷的潜进去过的。

????“我看那个丫头顺眼,不忍心,连玄力都没有的她,三年后上了学院的黑名单。”元宝半真半假的将自己的想法说出来。

????“我们还不知道,我们向来冷血的院长,还有不忍心的时候。”长老们打趣的话响起来了:“这是太阳打西边出来了,是吗?”

????元宝的身体往前倾,一脸阴郁的说道:“你们是要尝试一下我的冷血吗?”

????“咳咳,我们也就只是随便说说的。”

????看元宝这表面上一副很好相与的样子,但是实际上他可是藏着他真正的性格和本事。

????他在嬴洛面前的样子,绝对不是他真实的样子,不过也不得不说,那个丫头说话还真的是很气人,也真的是气人的很啊!

????“带她去皇陵城也只是觉得有趣而已,说不准还真的瞎猫碰死耗子了,这也很难说。”元宝一手撑着自己的下巴说道:“指不定就给我们捞回一个比试的优胜了吗?”

????“院长,你在开玩笑吗?她一个连玄力都没有的人,你还指望她能在高手云集的学院比试之中拔得头筹吗?”有长老嗤之以鼻的说道,这明显是对元宝的话表示十分的不相信。

????“这怎么可能?”

????“有什么不可能?”元宝却似乎对嬴洛很有信心的样子说道:“她是没有玄力,但是她也照样进了苍穹学院,在招生测试之前本公子也从未见过她,但是她有本事让我同意她进苍穹学院,这就是她的本事。谁知道,在皇陵城的学院比试上面,她不会有这种本事吗?”

????元宝的话让那些长老们面面相觑,确实,有些事情并不是他们怎么想就会怎么发展的,嬴洛能进苍穹学院就是一件让人很意外的事情。

????他们院长的脾气他们也是知道的,如果嬴洛身上没有深闪光点触动了他们院长,别以为进苍穹学院就跟玩一样,那简直是天方夜谭,好吗?

????“罢了,反正院长你向来都是说什么就是什么,我们也没有什么好说的。”

????“但是,院长,如若这个嬴洛有做出任何一件损害苍穹学院的事情,我们是绝对不会看在您的面子上,放她一马的!”

????“自然,如果真的有那么一天,本公子会自己动手的!”元宝的语气坚定的说道,但是他好像心里也清楚,嬴洛应该不会这样做。

????他知道苍穹学院这个地方是留不住嬴洛的,一个手握着高级阵法书的人,绝非池中之物。

????“长老们潜心修炼便好,今后那小丫头的事情,你们就不用太操心,有什么事情,我会让瑾瑜直接出面干预的。”元宝从椅子上下来,背对着他们说道:“她没有玄力,在苍穹学院翻不出来什么浪来的。”

????“对了,之前在小树林打架的事情,院长,你真信他们的说辞?”大长老翻出一件之前并没有得到解决的旧事,重提一次说道。

????“是不相信,但是在现场却并没有留下什么可疑的痕迹。”元宝对那些人都被割了舌头的事情,多少还是觉得有些蹊跷的,毕竟大家断的都是自己的舌头,而是看割痕,明显是出自一个人之手的,所以秦鸢在撒谎,这是可疑肯定的。

????但是秦鸢却一口咬定这个说辞,无论怎么问她都没有用!

????看来那个动手的人实力很厉害,至少有厉害到让秦鸢都觉得忌惮的。

????那这个苍穹学院里,这样的人可是不少,但是因为没有留下任何的痕迹和线索,所以让他去猜是谁,那绝对是查不出来的。

????而嬴洛原先的废材之名可是让人印象深刻,所以,就算是元宝他们想要查,自然也不会查到嬴洛的头上。

????除非有直接的证据来指向嬴洛,否则应该真的很难有人会想到,有些事情会和嬴洛有一些让人意想不到的关系吧!

????“罢了,这事也没有闹大,估计也只是他们咎由自取吧!”元宝对此并没有很在意,毕竟才苍穹学院还是很太平的样子,然后用很坚定的语气说道:“我是不会让苍穹学院被闹的鸡犬不宁的。”

????既然元宝已经表过态了,那些长老们自然也不会再说了,因为事情也确实就想元宝所说的那个样子。

????而且在这件事情上面,确实没有留下什么指证凶手的东西,想要找也是大海捞针,罢了,只要苍穹学院还太平就好了。

????“长老们潜心修炼就足够了,苍穹学院本公子自然会管好。”元宝这才侧身看向那些长老们说道:“很快就要学院比试了,长老们可要在学院比试上一鸣惊人啊!”

????“学院比试,难道是我们这些长老比吗?还一鸣惊人,院长,你没事吧!”

????元宝说了这么一句话之后,就立刻被长老们吐槽了。

????“本公子也就随便那么一说,你们就不能随便那么一听吗?话那么多。”元宝略带嫌弃的说道。

????碰到一个很不靠谱的院长,他们这些长老还能说什么呢?

????尤其这这个院长说话真心觉得很欠扁,好像把他按在地上好好的揍一顿啊!

????元宝似乎察觉到他们的那种情绪的变化,顿时不敢继续的在这里待下去了,身影很快的就破门而出,从空气之中远远的还传来元宝有些促狭的声音:“本公子还有事先走了,你们有什么事情就跟瑾瑜说。”

????大家自然是知道这是元宝的推脱之词,毕竟他好像并没有什么事情要做,不是吗?

????瑾瑜略微有些无奈的摇摇头,他们元宝公子是被上次的一群人单挑他一个而害怕了吗?

????元宝可没有那么傻,有过一次的经历之后,这次还傻傻的留在这里受罪吗?

????元宝已经直接了当的说了他要护着嬴洛了,在不影响学院的前提下,长老们也是不会干预的。

????希望嬴洛在苍穹学院真的翻不出什么浪来,才好。

????天知道,嬴洛在锁妖塔里那绝对是已经惊天骇浪了,怎么可能会翻不出什么浪来,不过他们却不知道也想不到这件事情会和嬴洛有什么关系。

????所以,有时候先入为主的观念,还真的在一定程度上,帮了她不少的大忙啊!

????自从有了那个课程上的那一出之后,嬴洛又开始不上课了,要么在苍穹学院里到处瞎溜达刷脸,偶尔躲在房间里修炼自己的玄力和阵法术。

????毕竟在这个地方还是要拿实力说话的,嬴洛有时候也会去看看那些老师们教学生怎么控制玄力的。

????而嬴洛的玄力有别于其他人,所以嬴洛并没有一成不变的听进去,而是直接将其转化成自己想要的东西而施展出来。

????套路有的是,只是属于自己才是最有用的,不是吗?

????嬴洛靠在树干上闭眼假寐,一道期期艾艾的哭泣声音,传进嬴洛的耳朵里面去。

????嬴洛的眼睛微微眯起,循声望去,那一道金色的声音一下子就跳进了她的眼睛里去,金灿灿吗?

????嬴洛还记得当时在苍穹学院外初次见面是,金灿灿那高傲,不可一世的一样,现在竟然会哭,还是偷偷的哭?为什么呢?

????“金灿灿,还真很的是一身金灿灿,俗不俗气啊,你以为你家有点家财,就这么拿出来炫耀,真是让人觉得很恶心。”

????“玄力一般,体力一般,还那么狂傲,你以为你自己是谁?”

????“还有脸哭?怎么我们还欺负你了?”

????“你不是说你家富甲一方,有本事回家跟你爹告状啊,没有本事的废物,就会打小报告。”

????说着那三四个女生就开始对金灿灿拳打脚踢了,还时不时的出口辱骂几句。

????而金灿灿也就一开始挣扎了几下,但是似乎是看到自己和对象在人数上的差距,在实力上的差距,所以渐渐的放弃了反抗,就任由对方打她。

????这好像是家常便饭的事情了一样,就是这事抹了金灿灿那锋利的性子吗?

????“我们就是看你不顺眼,一身金灿灿的,真的是太碍眼了。”

????“不要以为去跟老师说有用,谁能证明是我们对你做什么?”

????“不好意思,我看到了,能证明你们欺负她吗?”嬴洛并没有直接走出来,依旧保持这一开始靠着树干坐下的姿势缓缓的说道。

????似乎谁也没有想到这里竟然还有第三方的存在,尤其是那些打人的人,更加是吓了一跳,连忙查看嬴洛所在的位置。

????看到那悠闲的靠在树干上的嬴洛,他们不由的要牙狠狠的咬着,企图威胁嬴洛:“我告诉你,不管你是谁,你要是敢把今天的事情说出去,我们就要你好看。”

????在苍穹学院大家知道嬴洛这个名字的人比知道嬴洛这个人的长相的人多的多了,所以他们不知道眼前的嬴洛是谁,就直接凶神恶煞的威胁道。

????“你想要我怎么好看?”嬴洛好像没有明白他们的意思一样,嘴角微勾,有些自恋的说道:“我觉得我现在就挺好看的。”

????“你个臭丫头,你是真的听不懂我们在说什么,还是假装听不懂,信不信我们打得你满地找牙。”其中的一个女人仰着自己的拳头,跟嬴洛耀武扬威的说道。

????“我劝你最好不要。”嬴洛的嘴角勾起一抹冷冷的笑容,冷眼一扫,竟然让那几个人不自觉的后退了好几步:“知道上一个得罪我的人的下场吗?”

????那三四个女生不由的咽了咽口水,并没有问下去,因为她们知道嬴洛会说,而且他们心里还有一股隐隐的不安的感觉。

????“上一个得罪我的人,已经直接被苍穹学院除名了。”嬴洛可以看到他们的身体僵硬了一下,嬴洛继续说道:“你们要是不行就随便去问问,你们应该听说了,院长可是允了我在苍穹学院想怎么就怎么样的权利,你们确定要我好看吗?”

????“你是嬴洛。”她们略微有些惊讶的说道,不由的打量起嬴洛,看到她额间的那个泛着嗜血红光的红宝石额饰,她们不由的退后了好几步,整个苍穹学院只有嬴洛一个人佩戴额饰,所以要认也不难人。

????关于嬴洛的传闻,她们也是知道的,虽然本身是个废物,但是怎奈院长护着她,现在根本就没有人敢动嬴洛了。

????他们几个互相看了一眼之后,不再说话,有些慌忙的逃走了。

????“我不会感谢你的,我没有让你帮我什么。”那几个人走了之后,才传来金灿灿倔强又有些别扭的声音。

????“我也没有帮你的意思,只是她们吵着我睡觉了而已。”对方不领情,嬴洛也觉得无所谓,反正她也不在乎对方的一句谢谢,一句谢谢有多么的廉价,大家都是知道的。

????两人一下子就没有什么话了,空气一下子也变的安静起来了。

????等金灿灿起身收拾好自己起身要离开的时候,金灿灿都没有再跟嬴洛说一句话。

????但是嬴洛却开口了:“你家里人送你来苍穹学院,可不是让你来这里把自己的菱角都磨平的。”

????嬴洛这一句话让金灿灿一下子愣住了,想起自己之前多么的骄傲,现在却只能被人打的躲在角落里哭。

????“知道吗?这世间有两种人是别人不敢去招惹的。”嬴洛并没有直接把话都说完,反而是反问了:“你想知道吗?”

????金灿灿又沉默了一会之后,才别扭的开口问道:“哪两种人?”

????“一种是自己有本事,强大到让人不敢招惹。”这一种是嬴洛一直努力的方向,从她重生到这个异世开始,她就一直是保持这个想法的。

????“那另外一种呢?”嬴洛的话吊着胃口,金灿灿不由的追问了两句道。(92txt就爱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