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历史穿越 > 工业造大明 > 五百三十九丁魁楚
    王晨看不起丁魁楚,当然是看不起他的作为。想来是有点野心,可惜却懒得动弹,这就很难受了。明明拥立了皇帝,也掌握了军权,然后就不思进取了。这也就罢了,说明他是个没用的人。可这人也不投靠建奴,白白让广州抵御了很久的建奴,死了不知道多少万的百姓。最后他自己还没有落得一个好结果,这完全就是损人不利己的典型。对于这种人,王晨是想不明白为什么的。

    信件从福建出发,那个速度还是相当的快。第三天差不多就到了广州,身为两广总督兼职首辅大臣的丁魁楚自然看到了信封。上面甚至还加盖了皇帝的玉玺,这个东西一直都是王承恩保存着。现在王晨发出的信封,他都会喜滋滋的印上一下,这让王晨有点吐槽。

    此刻丁魁楚已经得到消息了,这还是士兵们从福建送来的。可是他们在建奴攻破福建的时候,已经接手了弘光政权的一些老臣。隆武还没有发生,王晨就已经到了。可是有些人就跑的很快,比如说何吾驺这个佞臣,他从福建逃出来的时候就很滋润。当然还有一个太监王坤,这也是一个专横的人,甚至和丁魁楚有点臭味相投。

    “这让老夫带兵五千前去福建见那个什么王大人?”丁魁楚有点皱眉,这事准备干什么呢?

    王坤琢磨了一下说道“那王晨肯定是挟持了皇后娘娘,这人肯定是想要挟天子以令诸侯,甚至还有点想要自立的味道。那王承恩都投靠了那个人,想来肯定是有不臣之心。”太监这个猜测,还真的是呵呵。在大权面前没有人知道你做了多少辛苦,只会说你得到了什么。

    丁魁楚皱眉说道“那我们到底是去还是不去呢?如果我们不去,他们大兵压境怎么办?那王晨可以击败建奴,想来我们肯定是挡不住的。”说道这里的时候,足以看得出来他的担心。

    王坤想了一下说道“大人我们肯定是打不过那个王晨的,听说那里还有卢象升、祖大寿、曹变蛟等一群猛将。一旦开战的话,恐怕我们这里根本守不住。不过大人既然接受他们的诏令,说不定还能继续做两广总督。”王坤根本米有在意什么朱由榔,那个所谓的永历帝根本没有任何用处。对于他们而言,也就是个名义的问题。

    丁魁楚叹了一口气说道“实在是担心去了就回不来了,那个王晨我们也不了解那么多。可如果不去,肯定是有杀身之祸的。”这些人和建奴不一样,面对建奴他肯定要抵抗的,可是面对王晨就没有办法了。

    王坤沉思了一下说道“大人此番还是要前去的,不过确实可以把那几个大学士带上去。他们素来和大人意见不合,如果有什么不对倒是可以推脱一二。将来大人还是两广总督,那些大学士就不一定了。”

    丁魁楚点了点头说道“通知一下桂王,城内交给瞿式耜来掌管。王公公想来也和王承恩熟知,不如我们一起前去,说不得还能念在以前的情分封个一官半职?”

    王坤表面点头表示可以,看上去没啥想法。内地里面不知道怎么骂他,反正王坤并不想见到王承恩,那个老太监指不定怎么坏呢。虽然在大内的时候,王承恩大概是最忠诚于皇帝的太监,可其他人却不是。那怕是他王坤,当初都是直接溜走的。至于崇祯皇帝怎么样,他一点都不知道。

    三日后丁魁楚带大军五千人朝着福建而去,这些士兵看着并不是精锐,想了多日他还是决定奉命而去,毕竟他不是对方的对手。在名义上还是要受对方的命令,当然桂王更加的害怕。但是桂王没有去,所以说丁魁楚去还有解决桂王的事情。

    毕竟在从福建逃出的人到了广州,他们就已经考虑拥立桂王了。在王晨和建奴打仗的时候,他们已经拥立桂王登基了。等他们得到消息的时候,建奴已经败走了。这一下桂王就很尴尬了,这个位子到底承认还是不承认呢?明显他们承认不承认已经不重要了,现在是别人要不要找他们的麻烦了?

    如果对方以谋反的名义杀了他,恐怕他们都没有地方说理去。宋朝的驸马、明朝的皇室,这简直就是传说中的杯具。至于桂王就是杯具的杯具,他都不知道接下来该如何面对。看似他是个小皇帝,可是一丝一毫的权力都没有。朝中连个大点的蚂蚁都没有,这种小朝廷也是让人醉了。不过相比弘光和隆武,永历也算是时间挺长的小朝廷。

    此刻福建的王晨,说起来有点想走的意思。李自成带着几个大将跑路了,王晨这边只是抓到了一个田见秀而已。不过这些大将的人,全部都被困到了洛阳。当然牛金星也被救了回来,可惜这个人没有腿了,以后再也跑不掉了。

    “去河南,准备看看李自成存了多少老婆本。”王晨今天难得找到了左明友、阎尔梅说一下最近的想法。福建已经不需要自己了,这里的一切已经步入正轨了。南方就是人多,只是聚集了附近的人。可就这个人数,已经比川蜀之地要多了几倍。有人去修路,有人修建工坊、有人修建码头,总之到处都是忙碌的身影。

    左明友笑道“大人是惦记着那一亿两白银吧?这么多钱投入进来,恐怕足够福建链接到襄阳了。甚至说长安修到京师了。大人准备怎么花呢?”钱多也有点苦恼,都不知道该怎么花了。

    王晨想了一下说道“还是要修一条从长安到京师的路,然后在从京师到扬州的就行了。三年到五年之内就可以了,至于其他再说了。只要有这么一条路,南北通达商运就会发达。这样就会促进整体的发展,比如更快的交通,更好的货物更精湛的生产技术。一条路能带动的东西很多,所以说想要发展一定要修路。当然水路也是路……”王晨再次看了一眼左明友,着重言明了一条道路的重要。

    左明友点了点头说道“南方其实已经不需要再怎么投钱了,只要倭寇国的商路开通就行了。另外工坊只要修建好,以后就不需要在多投钱了。更何况这些工坊,大部分都是那些西南的商人出资的。他们可都是要交税的,我们还没有拿出多少钱,就已经可是要收税了。”说道这里的时候,左明友都忍不住笑了。

    王晨点了点头说道“税收这个事情一定要言明,第一次警告,第二次没收一般资产。第三次就直接送到海外,永远不准回来。至于其他的按规矩来就行了,对于那种有过一次错误的商户,直接在钱庄挂上信用缺失。”

    左明友点了点头说道“大明朝南方的商人都不愿意交税,一年的茶叶税居然只有七两。如果正常的交税,何至于几十万两都拿不出来?这些人过了……只可惜当初下官虽然看到了,可并没有什么能力改变。”

    王晨起身说道“这就是你们需要想的办法,第一不能太过,毕竟过犹不及。第二也不能太轻,如果太轻松就会让他们觉得犯罪成本太低了。犯罪需要有成本,绝对不能让世家的人以为成本很低。”

    “报……大人广州方向有五千人马朝着福建而来,沿途的探子说是两广总督丁魁楚带兵而来。”士兵汇报完立刻就出去了。

    王承恩在身后这才开口说道“看来他是打算来了,朝阳准备如何对待那丁魁楚。”刚才王晨和左明友聊世家的事情,王承恩一直都在听。虽然说他用不到,可也的出来很多经验。关于七两的茶叶税,听的他脸皮都挂不住了。这些事情当年魏忠贤都是不主张的,可是崇祯上台就减免了各种税收。万万没有想到,问题居然出现在这里。

    左明友也看着王晨,那个人多少也算是威胁,虽然他们并不在意广州的兵力,这是源自于火器的优势,所以说他们都不怎么紧张。

    王晨想了一下说道“等他来了我看情况再说,另外河南的事情推移一下。传信回去,让卢象升打听一下李自成的消息。能抓到就抓到,抓不到的话就算了。另外关于李自成的那些大将,如果主动来投诚就免去他们的罪行。如果负隅抵抗的话,那么久绝对要剿灭。好了,今天就到这……”每日的公事也算是完了,现在就坐等丁魁楚来就行了。

    永历那边有没有人才,多少也算是有人才的,可是却没有那么多的,也不算是什么大才。王晨现在羽翼已经差不多了,根本不需要在意那么多了。那边的人才有了可以用,没有无非就是在派出今年的科举人才去就行了。科举在这个时期每年都进行,但是选择也严厉了很多。刷下去了不少的人,本着优秀的原则。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