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四中附近有个叫天空之境的地方,是属于那种吃喝玩乐一体的地方,不仅有餐厅、网吧、KTV甚至七楼还有个溜冰场。

????是那种纯正的冰面,并不是旱冰。

????这里容纳的玩乐项目很多,因此人气也高,唯一的缺点大概就是消费水准太高。

????正常来说,一般的网吧消费是两块钱一个小时,可是天空之境的网吧号称是最顶端的设备、最快的网速,这里的网费是十块一小时。

????别说高中生了,一般上班族都消费不起这里。

????几人没去远的地方,来了平时熟悉的天空之境,在顶楼酒吧直接要了个卡座。他们平时不爱来这儿酒吧,大多数不是去楼下的棋牌室就是台球室。

????沈执这人喜静,嫌酒吧太闹腾了。

????今天几个人想放纵一下,于是直接在这儿要了个卡座。

????这个酒吧是类似清吧那种,其实并不是特别吵,沈执不愿来的主要原因是每次他一来,就会不停有女生过来搭讪。

????他长相贵气,冷着一张脸时,别提多撩人。

????哪怕他年纪看起来不大,也会有一堆大姐姐过来跟他套近乎。

????夏江鸣今天特开心,于是一进来就大呼小叫说:“别给我省钱,今天夏爷买单。”

????徐一航伸脚虚踢了他一下,笑骂道:“跟谁称呼爷呢?”

????陈松闲闲说:“我发现他现在这是彻底抖起来了。”

????夏江鸣也不在意他们的调侃,直接让人给他们弄了个大的卡座,舒服又宽阔的长沙发,足够躺下一个人。

????徐一航正要往沙发上坐下,结果夏江鸣立即挡住,抬抬下巴指着旁边:“你坐那个沙发。”

????“干嘛,你一个人要霸占这么大地方?”

????夏江鸣在沙发上轻轻地抚摸了一通,贱兮兮地说:“这是留给执哥躺着用的。”

????艹。

????徐一航气到骂了出来。

????他指着夏江鸣,问陈松:“你看他这个狗腿子样,贱不贱呐。”

????陈松在旁边沙发上窝了下来,嗤笑:“你让他现在去给执哥暖床,他都不会说个不字。”

????谁知陈松说完,夏江鸣又是那副样子:“要是执哥要的话,我愿意。”

????这次陈松都淡定不起来,抬脚踢过来:“滚吧,你把老子鸡皮疙瘩都恶心的掉下来了。”

????很快,服务员把他们点的东西都端了上来。为了庆祝胜利,夏江鸣特地点了香槟,他零花钱可不少,所以压根不在意。

????没一会儿,徐一航被吧台一姑娘吸引住,凑过去跟人家划拳喝酒去了。

????夏江鸣皱眉,有些无奈道:“你说一航这是什么毛病,专门喜欢姐姐。”

????徐一航也交女朋友,不过他从不在学校里找女朋友,因为他的口味都是姐姐。学校里那些青涩的小果子压根吸引不了他。

????“姐姐怎么了,身娇体软还不黏人。”陈松嗤笑。

????结果他刚说完,沈执过来了。

????夏江鸣赶紧把长沙发让给沈执,还殷勤地问道:“执哥,你喝什么?”

????沈执靠着沙发的一端坐着,身姿松懒,他顺口问:“有烟吗?”

????陈松从兜里掏出烟盒扔了过来,沈执抓住,从里面拿出一根烟,又从自己兜里拿出打火机,待他咬着烟头后,火苗在半空中窜起。

????他微微凑近,轻吸了一口,烟头亮起红光。

????微暗的光线下,烟头的火光明明灭灭,格外显眼。

????没多会儿,徐一航回来,喊道:“要不咱们一起拼个桌吧。”

????那边吧台的女孩有好几个,他特别喜欢其中一个短发姐姐,不过对方也有小姐妹,而且正好看见沈执进来了,有心跟他们一起玩,所以他回来问问。

????夏江鸣和陈松他们没什么意见,主要就是沈执。

????“你们玩。”沈执淡淡说。

????徐一航听了知道沈执没兴趣,但见他没反对,于是把人叫了过来。没一会儿,几个女孩走过来。

????这些女孩也不是社会人士,是附近一所大学的学生。

????在听说他们是高中生,几个女孩都震惊了。

????“真的,要不我给你看看我学生证。”徐一航笑嘻嘻说道。

????短发女孩跟他打得火热,笑嘻嘻道:“好呀。”

????可是徐一航故意拖着强调说:“那我也要看你的学生证。”

????刚才他一直问短发女孩的名字,结果对方一直不告诉他。此时短发女孩正要说好,又想到自己学生证上不仅有名字还有她所在的学院,立即捶了他一下。

????“你怎么那么坏。”

????沈执低头玩着手机上的游戏,感觉旁边沙发明显往下一沉,一个穿着白色连衣裙的陌生女孩坐了过来。

????女孩性子并不算特别活泼,只是一眼就被沈执吸引。

????他的诱惑力太大,诱使着女孩鼓足勇气坐下。

????可是哪怕她坐下,身边的少年始终盯着他的手机,连头都没抬起来。女孩抿嘴小心朝他手机看了过去。

????等她看到手机里的内容时,登时有些吃惊。

????沈执在玩的是数字游戏,女孩又小心觑了两眼,这才勉强认出来,他在玩数独。她没想到这个少年会在酒吧玩这种游戏,有种矛盾感。

????白芷轻轻咬了下唇,心底对他更加好奇,终于鼓足勇气问:“你是在玩数独吗?”

????她是跟着朋友一起来酒吧的,卡座有最低消费她们就坐在吧台那边玩,没想到徐一航过去搭讪,于是聊了起来。

????刚才她就看见沈执从外面走进来,在这边坐下。

????他依旧是少年模样,跟这个酒吧不说格格不入,但特别吸引人。从他进酒吧开始,他一直窝在这个小沙发里玩手机,但是不知道多少女孩在偷瞄他。

????白芷姿容清纯秀丽,在学院里也是被喊一声院花。

????她没想到自己主动开口搭话,少年跟没听见一样,连头都没抬。一时她咬紧自己的下嘴唇,有些难堪羞燥。

????“你朋友怎么回事呀,这么不给面子,我们小芷可是院花,好多人追的。”短发女孩见沈执压根不搭理白芷,有些不满的低声对徐一航说道。

????徐一航一听,本来笑着的脸微沉,“执哥的事,你别多说。”

????他虽然没夏江鸣表现那么夸张,但是对沈执也是特服气,要不然不可能一直跟着他。在他看来,这个白芷长得也就还行,沈执本来就不爱搭理这些女生,不搭理她属于正常表现。

????真想让沈执上心的,怎么着也得是……

????突然徐一航脑子里窜出纪染的脸,这姑娘才是他见过最漂亮的女孩,叫人挪不开眼睛的那种。

????此时夏江鸣把视线从手机上抬了起来,问道:“你们谁看见染妹的校牌了吗?”

????“谁?”徐一航一时有些短路。

????夏江鸣:“纪染,她说她回家发现自己学生证掉了,问我们捡到没有。”

????徐一航和陈松摇头,他们真没捡到。

????夏江鸣看向沈执的时候,就见他微眯着眼睛看向自己,眼神里透着一股子危险的劲儿,夏江鸣居然还不死活的问:“执哥,你看见了吗?”

????沈执握着手机,望着他:“你、怎么有她的电话?”

????他这句话说的特别慢,明明语气起伏并不大,可听起来有股特别严重的味道。

????夏江鸣支吾了下,怎么有的?就……他直接跟纪染要的呀。

????难道执哥到现在还没纪染号码?

????一想到自己手机里,不仅有纪染的手机号码连QQ都有,夏江鸣立即慌了。

????他现在给执哥跪下,能免除一死吗?

????好在沈执低头继续玩他的手机游戏,众人还以为没事了,继续喝酒玩游戏。刚没几分钟,突然沈执站了起来。

????“执哥,你干嘛?”夏江鸣急急问道。

????沈执淡淡道:“没意思,回家睡觉。”

????说完,他不管别人,自己直接走出卡座向门口走出去。于是几人看着他离开,谁也没敢追上去。

????他们对视了几眼,心底都有点儿茫然。

????这怎么突然就不高兴了?

????难道真因为电话号码?

????纪染没想到自己会这么倒霉,周五上学居然还会遇到学生会在门口抽查仪容仪表的事情。

????四中每周都会抽查学生的校服穿戴和校牌佩戴情况。

????不定期而且不定地点抽查。

????有时候会在校门口,有时候是课间操期间,只要被查到有问题,一定会扣分,对先进班级评选有影响。

????纪染没想到一周都没抽查,居然周五早上检查。

????他们还挺懂心理学,知道大家到周五这天肯定会松懈,果然没一会儿被查出好几个人。这时候学生进校都是一个一个,她连混都混不进去学校。

????纪染背着书包打算认命的时候,突然身后响起一阵轰鸣声。

????是摩托车的。

????她心底仿佛有些感应般,回头看了一眼,在众人的瞩目下,沈执的摩托车停在了路边。

????纪染眨了眨眼睛,在视线撞上他的时候,下意识转过头准备往学校里走。

????沈执望着她躲开自己的视线,假装自己不认识他的模样。

????心底有种好气又好笑的感觉。

????可他还是没忍住,喊了一声:“纪染。”

????他声音不算大,但是纪染听到了,她脚步微顿,现在在校门口周围还都是同学。

????可沈执似笑非笑的声音在后面响起:“还不过来?”

????他声音不全是生气,还有那么几分无奈的口吻。

????纪染扯了下自己的书包,最后还是转身,慢慢朝他这边走了过来。校门口周围的学生不无好奇地望着他们。

????学校里赫赫有名的大佬还有一个特别漂亮的女生?

????这个女生哪个年级的?

????纪染走到跟前的时候,沈执打量她校服干净整齐,只是左胸前应该佩戴着的校牌并没有。

????“你就打算这么进学校?”

????纪染犹疑地望着他。

????一双鹿儿眼,在早晨有种水洗过的莹亮,看他的时候,犹如羽毛在他心尖上划过。

????又麻又酥。

????当沈执把东西拿过来时,纪染一开始没回过神,直到他戏谑地问:“不想要了?”

????她定睛看了一眼,居然是她的校牌。

????四中的校牌不仅仅有四中校名,还有学生照片和姓名班级,因此每个人的校牌都不会认错。这个校牌上就有她的照片。

????“拿好,别再弄丢了。”

????沈执说完之后,居然骑车直接走了,并未进学校。

????等车子骑出一段距离,沈执这才渐渐缓了过来。清晨的城市有种别样的暖和,没山里那样的早晚凉。

????沈执突然觉得他大概是真的要疯了。

????昨晚他出了酒吧,本来骑车快到了家里,结果车头一掉转,直奔山里。他整整找了一宿,沿着山路来回找。

????当晨曦的光线照亮山间道路,他在路边草地里找到校牌的时候,突然笑了。

????这玩意儿学校补办就十块钱一个吧。

????纪染站在原地,许久都没动。

????直到她捏着校牌,感觉到校牌上还带着微微热的温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