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江艺突然尖叫了一声,惊恐地摇头:“我没有,没有。”

????她手指刚抬起来,想要指着纪染说她撒谎。刚才她从天空之境回家,她知道纪染肯定不会放过她,于是就哭着把事情告诉了妈妈。

????江利绮虽然恼火她不争气,居然偷穿纪染的礼服,让她抓住这么大的把柄。

????可是事到临头,江利绮也知道要护住江艺,要不然让纪庆礼对她厌烦了,江艺以后在这个家里的日子不好过。

????于是江利绮教江艺一定要死死咬住,礼服就是纪染借给她又临时反悔。

????江艺在纪染拿出拿出照片之后,怕的跟什么似得,却还是没忘记江利绮的话,死活不承认。

????纪染轻笑了下,她还挺喜欢看落水狗表演的。

????她心底可一点儿不同情江艺,不管是上一世还是如今,江艺对她做的恶心事儿就不少。

????江艺望向纪染,眼神里明明藏着怨毒,可是没一会儿她眼角泛出泪痕,摇头说道:“染染,你不是说过我们是同一个屋檐下的姐妹,说以后想要跟我好好相处。我知道我跟你借衣服借鞋子是不对,我就是羡慕你有那么多好看的衣服和鞋子……”

????纪庆礼越听越不耐烦,皱着眉头,脸上不悦也是表现的极明显。

????江利绮眼见情况越来越差,立即呵斥道:“好了,你不要再说了。反正这件事是你的错,妈妈知道你年纪小不懂事,妈妈会跟你一起向染染道歉的。”

????谁知说着,江利绮身形晃了晃,竟是要昏倒般。

????旁边的纪庆礼一把扶住她,瞧着她苍白的脸颊,无奈道;“你身体又不好,别生气。”

????“都怪我,庆礼,是我没做好,让染染受委屈了。”江利绮挣扎着站了起来,竟是冲着纪染深深地鞠了一躬:“染染,这件事千错万错都是我的错。我一个人千辛万苦把江艺拉扯大,没有给她好的生活条件,让她像你这样衣食无忧。”

????纪染看到此处,有种瞠目结舌的感觉。

????上一世的时候她并未跟江利绮太过深入接触,毕竟她一直跟着裴苑生活,后来又去了国外。两人见面也是在纪染回国工作开始,那时候的江利绮可不像现在这样。

????她衣着华贵精美,整个人早已经脱胎换骨,有了贵妇人的气质。

????纪染跟她见面时,她拎着一个限量版爱马仕,说话虽然轻声细语,却挡不住的一脸高傲额模样,仿佛真当纪染是晚辈那样。

????因此纪染不知道她居然也有这么能屈能伸的一面。

????纪染都忍不住佩服江利绮,可以当着纪庆礼的面儿对自己这么低姿态,毕竟两人的辈分差着呢,这要是换了心理素质稍微薄弱的人,此刻还不得恨得抓花纪染的脸。

????果不其然,江利绮的低姿态换来了纪庆礼的心疼。

????他见江利绮站起来还鞠躬,不由开口道:“好了,好了,错又不再你。你是长辈用不着这样,这件事……”

????纪染见纪庆礼这又要心软,禁不住冷笑。

????呵,男人呐。

????不过江利绮这么厉害的手段,也彻底激发了纪染的好胜心。她就知道这对母女不会轻易完蛋,不过没关系,日久天长,她们走着瞧好了。

????于是她抢着开口说:“爸爸,道歉总是应该要诚心的吧。做了错事总不能让父母站在前面替我们背锅吧。”

????她似笑非笑地望向江艺。

????江艺此时紧紧地咬紧自己的牙关,这才没把心底怨毒的咒骂声骂出来,她望向纪染,终于还是站了起来:“对不起,纪染。”

????“对不起什么?你总该说清楚点儿,我才能体会你的诚心道歉吧。”

????江艺这次是真的要哭出来了,她眼底如同淬着毒,要是眼神能够杀死人,那么纪染如今已经千疮百孔。

????不过纪染丝毫不在意,反而神色轻松地望着她。

????江艺咬着牙:“我不该借你的衣服……”

????“错。”纪染立即打断她,轻声说:“是未经我的允许,偷穿我的衣服和鞋子。如果你还是这样的道歉态度和措辞,我会觉得你并不诚心。”

????江艺忍不住望向江利绮,可是江利绮只是朝她点了点头。

????事已至此,还不如乖乖道歉,先混过今天这一关,以后再好好拉拢纪庆礼。

????于是江艺委委屈屈地望向纪染:“我不该偷穿你的衣服和鞋子,对不起。”

????纪染知道江艺心底的委屈和不甘,甚至恨不得立即杀了她的那种气愤,不过她并不在意。

????因为,她才是赢的那个。

????“好了,这件事到此为止吧。”纪庆礼在听到江艺对纪染的道歉之后,作为大家长拍板,决定把这件事翻过去。

????纪染点点头,准备上楼,不过到了楼梯口的时候,她回头看了一眼,见江利绮正拉着江艺正跟纪庆礼说什么。

????她们声音很小,纪染并未听到。

????不过纪染觉得这对母女未免太心急了,她还没离开呢,就打算翻盘?

????所以她也不知道给对方再留下一份厚礼。

????纪染突然开口喊道:“爸爸。”

????纪庆礼抬头看着站在楼梯口的小姑娘。

????纪染不紧不慢道:“对了,有件事我忘记跟您说,我们学校都在传我是个司机的女儿。至于是谁传的,反正我说了人家也不会承认。”

????纪染脸上透着那么点儿小无奈,望着纪庆礼:“只是爸爸您的名声好像不太好听,好多人都瞧不起我有这样的爸爸呢。我有心帮您澄清,可是谣言传的太厉害了。”

????说完,纪染再不理会他们径直上楼。

????不过她刚过了楼梯的转弯处,听到楼下客厅一声巨大的响声。

????好像是杯子摔在地上的声音。

????还没等周一上学,四中贴吧里已经疯了,大概是因为周末的原因,大家也不知道作业写没写,反正更闲了。

????【818:真大小姐当众打脸,假小姐现行,我这是看了电视剧吗?】

????其中以这个帖子最为精彩,经过一个晚上已经被盖了上千层楼。

????1楼:作为在现场的第一手报料人,我必须要说,真的太他妈精彩了。本来江艺穿着那件高定礼服艳压众人,就连薛以柔都被她硬生生比了下去,只能把全场的焦点让了出来。谁知突然横空杀出一个纪染。

????2楼:卧槽,你爆料能不能别爆一半,赶紧的呀。

????3楼:在线乖巧等待,我要听八卦,我要看爆料,我要知道你们这些纸醉金迷醉生梦死的富家子弟生活。

????结果楼主也不知道去干嘛,迟迟不出现。

????于是第二号爆料选手接上了这个重任。

????45楼:楼主不见了,我继续吧。作为当时也在现场的见证人,纪染来了之后,指责江艺偷穿了她的衣服。结果江艺的小姐妹不服气,问纪染有什么证据(说真的,这位小姐妹真的不是个狼人吗?)。于是纪染直接给了证据,指出礼服上有她名字的首字母,姐妹们呀,是不是有种长见识的感觉。

????46楼:所以礼服上真的有纪染名字首字母吗?

????50楼:当然有了,我在现场看的时候,我都替江艺觉得脸疼。我觉得她偷穿人家衣服的时候,肯定也没想到有这种证据吧。

????51楼:好了,学习到了,高定礼服上有主人的名字这个知识点,麻烦大家记一下。不要用脑子记,记在本子上,一遍不记得就看两遍。

????52楼:楼上你有毒吧,你成功让我在周末的的时候想到了我们英语老师。

????99楼:所以谁能告诉我,纪染和江艺到底是什么关系?谁是真大小姐,谁是假小姐?

????101楼:据我的分析呢,肯定是纪染了。你想想人家才高二就有高定礼服可以穿。至于两人关系,据说有人看见她们乘一辆宾利上学。所以我觉得她们肯定是重组家庭,估计是江艺的妈嫁给了纪染的爸爸。江艺麻雀变凤凰就得瑟起来了。

????102楼:同意楼上。

????103楼:同意楼上+1

????……

????夏江鸣和徐一航这两个平时嘴巴闲不下来的人,此刻都抱着手机刷个不停。反而是沈执窝在沙发里,脸上盖着一本书看起来正在补觉的样子。

????直到徐一航一拍大腿,说道:“这个分析,我觉得太对了。”

????“哪个,哪个?”夏江鸣凑了过去。

????陈松正在一个人打台球,他望着沙发上各种姿势的三人,无奈道;“你们确定不来玩一把,那手机有什么好看的?”

????“你懂什么呀,八卦才最精彩好嘛。”徐一航‘一副你什么都不懂别发表意见’的表情。

????陈松耸了耸肩膀,又弯腰将球杆架在桌子上。

????夏江鸣看完叹道:“我就说我小嫂子那气质、那模样,怎么看都像个千金小姐,果然我还是没看走眼。”

????徐一航嗤笑了一声,不过他还真的没反驳。

????因为他第一次见到纪染的时候,除了被这姑娘的长相惊艳到了,也觉得纪染气质特别好,安静又不失温雅,是那种一看觉得教养特别好的姑娘。

????就连她昨天自己生日宴会上怼江艺的时候,徐一航都觉得这姑娘哪怕怼人都那么优雅。

????徐一航小心翼翼朝躺着的沈执看了看一眼,赶紧长舒了一口气。

????他可不敢对纪染有什么想法。

????找死呀。

????结果他刚想完,突然沈执坐了起来,他脸上还挂着那么点儿懒散,但是伸手说:“手机给我。”

????徐一航赶紧把手机递了过去,还不忘说道:“执哥,要不你也下载个贴吧,这里面可精彩了。”

????沈执没搭理他,低头看这个帖子扫了一遍。

????可是看完之后,突然心底又有那么点儿不爽,就好像他一直珍藏的宝贝,被更多人发现。

????直到夏江鸣突然说:“执哥,纪染真的是大小姐的话,你们两个岂不是更配了。”

????突然沈执刚才的那点儿不爽又顷刻间化为乌有。

????好像是这么个道理呀。

????周一早自习是最乱的,虽然只分别了两天,可是班级里的同学像是许久未见的亲人般,有说不完的话。况且今天老师也不在,估计是在开会,因此哪怕早自习铃声响了起来,还是没人停下来。

????纪染早上进班级的时候,居然还出现了跟沈执差不多的效果,她进来的一瞬,大家居然安静了。

????好在片刻后,又恢复了正常。

????贴吧里的那个帖子到现在还是热帖,估计没看过的人都很少。

????纪染也不管他们,安静坐在位置上。直到她低头通关时,旁边有个人影站在她桌边,再抬头时,是沈执。她立即站起来让他进去。

????两人坐在位置上,都挺安静的。

????安静地叫纪染有那么几分尴尬,直到她收起手机,把英语课本摊在自己面前的时候,身边的沈执居然也拿出一本书慢慢地翻着。

????过了那么几分钟后,纪染还是没忍住,转头看着他:“你干嘛一直看着我?”

????沈执垂了下眼睑,脸上露出那么点儿笑意,有点儿挡都挡不住。直到他抬手竟是在纪染的脸颊上轻捏了下,眼睛那么细细打量着她,声音极淡的说:“原来是纪大小姐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