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三章

????早自习的铃声响起,回荡在整栋楼层,外面走廊上传来一位老师呵斥自己班里学生都上课了居然还在外面吃包子的声音。

????乔与桥本来一直处于持续的懵逼的状态,说实话他当老师的,不至于被自己学生吓着。

????可是这次他还真的有点儿被吓到。

????昨天下午的时候,学校里的几个老师去区里把试卷和成绩单领了回来。乔与桥没被派去就在家里休息,结果到了晚上的时候,他突然接到孟主任的电话。

????而且是让他立即赶到学校一趟。

????乔与桥吓了一跳,以为出了什么事情,二话不说开车来了学校。

????直到他进了孟主任的办公室,发现居然好几个老师都在,众人见他来了,眼睛都亮了。

????乔与桥有些不确定地问:“主任,这是怎么了?”

????“来来,你先看看这个。”孟主任直接把他叫了过去,把手里的一张表格递给他。

????乔与桥不疑有他,伸手把表格接了过来,他低头看了一眼,有种虎躯一震的感觉。

????真的,哪怕乔与桥临时被学校领导通知,他很容易地成为高二年级刺头班级的班主任时,他都没震惊过。

????因为他第一眼看见的是表格第一行沈执的名字。

????等他再往下看了一眼,他觉得他呼吸都不顺了起来,整个人有种被雷从天而降劈个正着的感觉。

????年级第二这位同学的名字他也很眼熟。

????纪染。

????乔与桥愣了半天,突然小声说:“一班、二班也有两位同学叫沈执和纪染?”

????他问声音挺小有种小心翼翼地感觉,毕竟在他脑子的思考范围之内,只有这种巧合才能符合现在的情况。

????一旁的几个老师本来等着他的回答呢,结果听他这么一说,登时全笑了起来。

????孟主任倒是没有笑的心情,他直接说道:“我告诉你们,别觉得这事儿很好笑,隔壁附中的副校长刚才给我打电话问了这件事。”

????“问什么了?”

????“沈执的大名连隔壁学校都知道,他什么成绩谁不知道,现在突然从年级倒数第一考到了年级第一,你信?”孟主任忍不住喷了那个问话的老师。

????说起来这件事孟主任就生气。

????沈执家之前确实给四中捐赠了不少东西,虽然四中本身就很有资源,但是你说哪个学校领导会嫌钱烫手的?四中学生家境也不是全好,也有一些家境贫寒的学生。

????校领导一向对这块挺重视。

????之前附中主任跟他们一块开会的时候,还拿这个明里打趣暗地嘲讽他们学校,为这些权贵折腰。因此沈执的大名,人家还真知道。

????这就是个刺头儿,回回考试稳定倒数第一的那种。

????所以附中副校长打电话就直接说了,怀疑这次考试有人违规,这件事他一定会跟区里教育局反应,不能就这么算了。

????这次全区考试,前十名都是有奖学金的。

????这位附中副校长原话是,他不能让一些人用不正当的手段窃取了那些勤奋努力学习同学的胜利果实。

????听听这话,这不就是怀疑沈执和纪染作弊,甚至还怀疑是他们学校故意泄露了答案。

????乔与桥皱眉:“可是作弊的话,分数也不可能提高这么多吧。”

????考试作弊这件事,自古连科举考试的时候都断绝不了,搜一搜历史还真有不少舞弊案。可是单纯作弊的,那就是抄抄隔壁桌或者前后桌。

????可是沈执是在倒数第一考场考试,这个考场里都是年级倒数的学生,哪怕就是让他们放开来相互抄,都抄不出这么高的分数。

????七百呐,要是高考时候能考到这个分数,清华北大是没问题的。

????况且这次期中考试因为出的题目比较新颖,换句话说就是刁钻,所以区里整体分数都不算高。

????附中也有个考七百分的,正好七百,跟纪染并列区里第二。

????“怕就是怕是答案提前泄露了。”孟主任恼火说,他环视了众人一圈,无奈问道:“你们说有可能吗?”

????几个老师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谁都没说话。

????直到乔与桥低声说:“孟主任,可万一就是他们自己考的呢?”

????纪染咬了咬唇朝对面的班主任看过去,这时她才注意到乔与桥表情不算太好,她想了下问道:“老师,你找我们来是有事儿吗?”

????还没上早自习就把他们两个叫过来,恐怕不是单纯地让他们来看自己的分数吧。

????乔与桥叹了一口气,语气是斟酌又斟酌:“不是老师不信你,只是你们这次考的分数跟上次月考差距有点儿大……”

????乔与桥还是谦虚了,准备点儿说应该是喜马拉雅山和马里亚纳海沟都无法填平的那种大。

????沈执点头,淡淡说;“孟主任找您麻烦了?”

????年级主任这四个字估计在每一个高中学生的心目中,都有着不可磨灭的印象。

????乔与桥立即摆手:“也不是,只是你们也要理解老师。这次是全区的联考,你们两个突然成绩大幅度的提升,引起了一些校外老师的误会。所以呢,我希望你们能跟我说说,为什么这次考的这么好?”

????为什么?

????这还真是一个好问题。

????纪染朝沈执看了一眼,有种别样的客气,要不你先说?

????沈执也望向纪染,只是看见小姑娘小脸被高领毛衣圈着,乌黑大眼睛特别特别亮堂,像是春日里澄清的湖水般,透着一股幽幽的静。

????沈执嘴角轻扯,淡淡开口道:“老师,一个学生考了高分的理由?如果您非要让我给你一个的话……”

????他顿了几秒,但是乔与桥很认真地朝她看过去,等着听他的理由。

????“说明他想考好了。”

????纪染忍不住转头朝他看过去,有种彻底服气的感觉,论装逼他确实是爸爸。纪染这么一个死不服输的人,都甘愿承认他这次真赢了。

????只是看着乔与桥从认真到迷茫随后又是怔愣的眼神,纪染脚尖忍不住往旁边挪了挪。

????要是班主任忍不住要对沈执动手,其实她是能理解的。

????可她还是低估了乔与桥的涵养,一个能在临开学被推来当八班班主任的男人,他真的是因为一副天生好好先生的脾气才会被选中的,成为这个天选之子的。

????乔与桥居然转头望着纪染问:“你呢,纪染?”

????纪染愣了下,她为什么想要考好?当然是不想再被江艺嘲笑,被一个学渣嘲笑本来就让她不太能忍受,况且那个人还是江艺。

????可是这么说的话,会不会显得她有点儿小肚鸡肠。

????于是纪染想了想还是说道:“老师,我本来成绩就好。”

????就在乔与桥还准备再跟他们聊聊的时候,孟主任终于忍不住杀到了,刚才他正好在走廊碰到其他的数学老师,正好听他们说起乔与桥正在跟班里的两位满分谈话。

????孟主任一进来,看着他们两个问道:“乔老师,他们怎么说?”

????乔与桥立即说:“孟主任,我还是相信他们两个。”

????“你相信没用,现在学校领导决定让他们两个重新考试一次,卷子我已经准备好了。你们要是真的做了什么事情,最好现在就说,要不然待会考试出了洋相,可别怪我没提醒你们。”孟主任挥挥手直接说道。

????这种方法虽然耽误了点儿时间,但是直接又明了。

????要是他们真有考七百分的实力,那么哪怕换一套卷子,也能考个极高的分数。

????要是没考到,那么就真的要查查了。

????就在孟主任说话的时候,突然他手机响了起来。孟主任低头看了一眼,拿着手机走到门口接听,因为隔着挺远,谁也没听到他打电话的内容。

????只是他挂了电话走回来之后,朝纪染看了一眼,态度明显缓和:“纪染,先回去上早自习吧。”

????纪染本来觉得她跟沈执一起重考也没什么关系,毕竟上次月考他们的分数确实是没眼看,现在突然考出这么个高分,老师有怀疑也是正常。

????她心脏挺强大,也没觉得学校让他们重考就是侮辱他们。

????既然都怀疑他们两个的实力,那么就重新考一次,再打脸那些怀疑的人的脸。

????而且是狠狠打脸。

????纪染此时有点儿犹疑,她问:“老师,为什么我不用重考?”

????“重考是什么好事儿,你先回去上早自习吧。”孟主任瞪眼。

????之前纪庆礼给学校设立奖学金的时候,是他的助理跟学校这边联系的,孟主任跟对方联系了一下,说了一下现在这个情况。

????结果这个助理挺淡定,直接说可以把纪染高一时候的成绩单都拿到学校这边。

????她高一的时候都是本来学校的年级第一,雷打不动那种。

????所以孟主任把怀疑对象集中在了沈执身上,毕竟纪染的情况确实是特殊,上次月考她英语也是考了满分的,只是数学还有化学物理这些理综科目考的实在是太差。

????纪染忍不住朝沈执看了一眼。

????他神色依旧淡然,整个人看在那里身姿松散又慵懒,丝毫不在意老师的话一样。可是纪染突然心底有点儿难受。

????多少次了。

????之前唐振鹏的事情也是这样,这次考试也是一样,他一次又一次地被人怀疑。

????没人信他,所有人都觉得他坏,他无可救药。

????而他自己也从来不愿意多说一个字,哪怕为自己解释一下也好。

????纪染完全没意识到,就在几分钟前她被要求重考的时候,她自己不仅没觉得是怀疑反而觉得挺正常。

????可现在重考的对象变成只有沈执一个人。

????她一下就觉得不能接受,觉得老师是在针对他。

????小姑娘压根都没注意到,她的心也早已经偏的没有原则。

????无原则地相信沈执。

????纪染直勾勾地望着孟主任,毫不畏惧地说:“老师,既然我们两个都是考试成绩突然提高,只让沈执一个重考是不是有点儿不太公平?”

????“我愿意跟他一起参加重考。”

????沈执依旧沉默。

????可是他耳边是她轻软又充满坚定的声音,她愿意跟他一起……

????为什么这句话那么戳人呢。

????他的心脏那样用力地跳跃着,眼底、心头全都是她说的话,她维护他的样子。

????他的小太阳,永远都这么温暖呢。

????重考倒也不难,高中最不缺的就是试卷。这次重考也没让他们全部重考,就是考数学。

????一份卷子,还是跟平常一样,两个小时的考试时间。

????这份卷子是孟主任亲自找来的,相信他们绝对不可能见过。

????于是两人一人一张桌子,就坐在教室里安静考试。这次监考的是乔与桥跟孟主任。据说孟主任早上还有一节物理课,都跟别的老师调课了。

????一个教室里面就他们四个。

????数学本来就是高中的一大难题,多少人就是被数学拦下去的。反正几门科目里,数学一人独美,牢牢占据C位。

????因此这次重考,只考数学也能理解。

????两人安静地答题,都算老老实实,好在考试时间还真的挺快,两个小时其实就是两节课加一个课间操的时间。

????沈执写完的时候转头看了一眼旁边的纪染,只见她微垂着脸,正盯着最后一道大题在看。她的笔尖在草稿纸上不停地滑动,眉心轻蹙,粉嫩的唇瓣跟着动了下,好像在念念有词的模样。

????突然沈执笑了一声。

????这一笑把前面的孟主任惊动,他见沈执盯着纪染,忍不住哼了下说道:“写自己的。”

????可是他话音刚落,沈执直接把手里的笔扔在桌子上,声音挺淡的说:“老师,我考完了。”

????乔与桥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的手表,提醒道:“沈执,离考试结束还有半个小时呢,别着急,再好好检查检查。”

????乔与桥就是教他们数学的,平常说的最多一句话就是,别着急交卷,写完多检查检查。

????好在数学考试能早交卷的人确实是很少,反正他觉得至少不在八班。

????结果今天他的以为都被一一推翻。

????乔与桥这么说,沈执又沉默了,倒不是他怕孟主任。只是纪染还没写完,他挺不想打扰她的。

????纪染可不知道沈执此时的想法,不过要是知道的话,她也不会想对沈执说谢谢。

????她确实是被最后一个大题的最后一小题难住了,不过好在这会儿解题思路重新理了一遍,她低头写下几行。

????等她抬头翻了一下卷子,也举手说:“老师,我也写完了。”

????“还有二十分钟呢。”乔与桥特别惋惜地说道。

????不过他见两人都不再继续写,走过去把两人的卷子都收了起来。他跟孟主任一人一份,对比正确答案开始批改卷子。

????教室里有点儿安静,只有笔尖偶尔划过纸张沙沙的声音。

????直到乔与桥在他这份试卷上写下分数,转头看了一眼身边的孟主任低声说:“主任,我这边批改好了。”

????此时孟主任也批改好了。

????他抬头看了一眼,乔与桥也看着他用红色钢笔在卷子最上面写下的数字。

????150!

????又是满分。

????乔与桥改的是沈执这份卷子,他做题思路是简洁又清晰,没有丝毫扣分点。就连卷面都特别好看,沈执写了一手好字。

????在征询孟主任的同意之后,乔与桥又把纪染的卷子拿过来看了一眼,不过当他看到最后一题的解答过程时,突然轻咦了一声。

????孟主任立即问:“怎么了?”

????乔与桥摇头,就是纪染最后一题答题的内容,好像有点儿超纲,她的解题思路好像运用到了高三的知识点……

????不过这都不是重点,乔与桥抬头看着他们,笑道:“你们两人又是满分。”

????这个‘又’字还真的说出他心底的自豪。

????昨天孟主任临时把他叫到学校的时候,乔与桥就觉得他们并不是作弊。果然这次重考,他们并没有让自己失望。

????旁边孟主任的脸色有点儿不太好看,毕竟他确实把学生往坏处想了。

????可是他又觉得自己挺无辜,你说说谁经历过这种,年级倒数第一突然逆袭成年级第一的事情,过山车都没有这么大的起伏呀。

????孟主任望着他们,也是教过多少届的老师了,这会儿总有些拉不开面子。

????不过他最后还是望着沈执说道:“老师不该第一次时间怀疑你们,这次确实是我这个当老师的错。”

????这个世界上,最应该相信自己学生的人,就是老师呀。

????孟主任突然这么道歉,别说纪染,就连沈执都有点儿愣。

????不过相较于纪染脸上表情明显的尴尬,沈执居然还挺淡定,最后居然是他开口说:“没事儿,反正您现在也看见了。”

????况且,他们也打脸过,算是出气了。

????乔与桥见这两孩子没一个是省油的灯,他瞧见孟主任的表情不太好,赶紧开口说:“孟主任,既然现在证实他们的成绩都是真实的,我能带他们回教室了吧。”

????“去吧,去吧。”孟主任也不想留他们在这里了,气都气死了。

????乔与桥招手示意他们两个赶紧跟自己走。

????因为这个空教室是在另一栋楼,于是三人穿过教学楼之间的连接走廊,往八班教室走回去。

????路上的时候,乔与桥转头朝他们两人看了看。

????要说不好奇确实是不可能,但是这会儿他也不知道该从哪儿问,不过乔与桥还是诚心道:“你们要是有什么困难,尽管来找老师。虽然老师能量很小,但还是希望能帮助到你们。”

????纪染朝乔与桥看了一眼,说真的,挺感动的。

????上一世她经历的班主任都是那种古板严肃,一切以分数为最终目的的老师。她并不是说这样的老师不好,只是少了乔与桥身上的这种人情味。

????让人觉得舒服的人情味。

????不过乔与桥走到转弯口的时候,突然想起来什么说道:“你们先回教室,我要去办公室拿一下成绩单,估计大家都等急了。”

????乔与桥离开之后,突然沈执伸手拉了纪染一眼。

????纪染有点儿心虚地朝周围看了一眼,好在这时候是上课时间,四周都没人。她低声说:“干嘛呀?”

????“刚才你为什么那样看着老乔?”沈执明显有些不悦。

????纪染一愣,有点儿疑惑,她那样看着老乔,她哪样了?

????“你看他的眼神很感动。”沈执提醒道。

????纪染这才明白他这样兴师问罪是什么意思,所以他是在吃醋吗?

????“你神经呀。”纪染朝他看过去,笑着斥了他一句。

????可是当她望向他的眼睛时,两人突然都安静了下来。纪染看着他清俊的面容,他的五官是那种高中生里少有的深邃立体,漆黑双眸有种莫名的疏离冷冽,整个人身上是那种冷漠的少年气息。

????虽然处处透着冷冽,却依旧那么吸引人。

????她知道他的好看,但是这一刻却有点儿看得愣神。

????特别是她居然听到自己的心跳,从本来缓和平稳的跳跃幅度,竟是一点点地加快,犹如鼓点般,一下下敲打在心底。

????走廊上冷风倒灌,那样冰冷地打在她的脸颊上。

????可是反而让她心底的思绪越发地清明起来,她并非真的不谙世事的少女,有些事情经历了一世,她该看得懂的。

????为什么老师误会他的时候,她会那么生气。别人想要羞辱他的时候,她会那么生气。她见过他暴戾的模样,也见过他为了保护自己跟人拼命的模样。

????这一刻,那些理不清剪不断的线头,好像突然被解开了。

????她喜欢他。

????当这四个字在心头掠过时,那种甜蜜又透着一点酸涩的感觉,竟是她从未尝过的滋味。

????少年不知道情滋味。

????可是现在,她知道了。

????纪染和沈执回到教室的时候,正好是第二节课下课时间。大家虽然都好奇他们去干嘛,怎么会去了这么久,不过谁也不敢问。

????好在大家今天有更在意的事情。

????早上两节课是英语课,英语试卷是第一门发下来的,反正有人欢喜有人愁。

????闻浅夏倒是挺开心的,她这次英语考了128分,这可算是超常发挥了。她回头望着纪染,小声说:“染染,你的英语试卷好像没发下来,要不你问问英语老师。”

????“没事儿。”纪染知道她的英语分数,148分。

????旁边这位的英语分数是147分,就比她少一分。她语文比他高五分,不过沈执理综实在太变态了。这也是他们两人最拉分的地方。

????一个课间十分钟,其实还是挺快的。

????乔与桥拿着教材进教室的时候,本来特别吵嚷的教室,居然一下安静了下来。

????他见状笑着说道:“看来大家都很期待这次的考试成绩呀。”

????“不期待。”

????“老师,咱们能不能最后发数学试卷啊。”

????“完蛋了,我这次数学肯定考的特别差。”

????乔与桥听着底下的抱怨,手里捏着成绩单,还挺犹豫的想着怎么宣布这次的成绩。

????最后呢,他决定先从不那么惊吓的开始宣布。

????“大家也别太灰心,虽然这次数学确实是挺难的,但也有同学考了满分嘛,你们可以跟这样的同学多请教请教。”乔与桥说道。

????他不说这个还好,一说其他学生更加无语了。

????这不就是□□裸的差距嘛,老师这扎心扎的,透心凉。

????乔与桥轻咳了一声:“其实呢,这次两位满分的同学都在咱们班里。”

????八班学生听到这句话的时候,登时你望着我我看着你,然后不少人又把目光扫向班级成绩好的那几个种子选手。

????可是看来看去,谁都不像考满分的呀。

????就连上次月考的时候,考了班级第一的同学都一脸不确信,因为他很肯定自己有个填空题一定写错了。

????“是这样,咱们班的沈执同学和纪染同学,这次数学都考了150分,是全校数学并列第一,也是唯二的满分。”

????话音落下,教室里安静到落针可闻的地步。

????乔与桥觉得都说到这里了,不如就全说了吧:“还有就是,沈执同学这次总分701分,是年级第一,纪染同学呢700分,以一分之差排在第二。”

????“这次年级第一和第二都在咱们八班,说明咱们八班同学还是有巨大潜力…”

????砰。

????一个巨大声响打断了乔与桥的话,闻浅夏的水杯结结实实地摔在地上,然后她睁大眼睛,望着讲台上的班主任,喃喃说道:“孔老夫子显灵了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