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八章

????华灯初上,江都的夜景依旧美不胜收。当车子在街道左右慢慢行驶的时候,纪染这才发现江都依旧是那个江都,她成长和喜欢的地方。

????裴苑带她去外公外婆家吃饭,裴爷爷很久之前就退休,如今公司的一切都交给裴苑搭理。

????他和外婆两人就是侍弄侍弄花草,偶尔还会在院子前面种点儿蔬菜什么的。

????因此裴家二老住的地方,其实也在郊区,只不过跟纪家二老住的地方颇远。

????到了家里的时候,外婆最先拉着纪染的手掌,上下打量着她,半晌心疼道:“瘦了,你看看这孩子给瘦的。”

????裴爷爷一听,居然还进书房拿了个老花镜戴在眼睛上,十分认真地上下打量着纪染。

????待他也认真看了之后,也点头无奈道:“确实是瘦了,平时学习再累,也要按时吃饭照顾好自己的身体。”

????“哪瘦了?”裴苑单手搭在手臂上,正端着一杯热水在喝。

????她上下打量着纪染,淡淡道:“青春期的小女孩,长胖才是罪恶。只长体重不长脑子就是件好事儿吗?”

????裴苑说话向来不客气,哪怕是裴爷爷和裴奶奶面前,她也丝毫不婉转。

????裴爷爷听罢,当即冷哼:“那也比有些做家长的,对自己的孩子不管不问的好。”

????“爸,您有什么话直说,不用这么拐弯抹角的。”裴苑声音淡漠。

????眼看着父女两人又要掰扯起来,一贯当和事佬的裴奶奶赶紧说道:“染染肯定饿了吧,外婆今天让人给你做的菜都是你喜欢吃的,先去洗手然后来吃饭。”

????纪染乖乖点头。

????她一离开,裴爷爷立即说:“不管怎么样,这次染染回来你必须把她留下来。”

????“爸,这件事我会考虑的,你就别再多问了。”裴苑并不打算在这个问题多做交流,显然她自己早已经有了想法。

????老爷子这么一听脾气也上来了,他指着裴苑说道:“你要是嫌带孩子累,你就让我和你妈来带。反正染染现在也是大孩子了,不需要人照顾。要是上学不方便,咱们就搬到她学校附近住。”

????老爷子过惯了退休之后逍遥悠闲的生活,这会儿能说出这话,是真的想纪染想的狠了。

????裴奶奶也在一旁帮腔,小声说:“我觉得你爸爸说的这话有道理。你跟纪庆礼离婚了,染染的抚养权可不能就这么给他呀。这也是咱们裴家的孩子。”

????“谁说我把染染抚养权给他了?”裴苑有些头疼,顺势在旁边的沙发坐了下来之后,伸手将手里的杯子放在茶几上。

????这两位如今真是听风便是雨。

????裴爷爷质问道:“那你为什么不让染染留在江都?”

????“是我不让吗?是她自己要选她爸爸的。”裴苑神色冷漠,干脆说道,这件事本来她是一直憋着的,此刻父母的追问让她有些气恼。

????这一下二老有点儿沉默,半晌,老爷子气呼呼地说道:“从小到大,染染想做的事情多着呢,我也没看你这个当妈的讲究什么民主,现在她选她爸爸,你倒是开明了起来。”

????老爷子这话还真不是挑刺。

????裴苑对待纪染是出了名的严格,规矩甚多,两家老人看在眼里疼在心里。不过他们也知道父母教育的时候,他们这些长辈不该插手,以免太过娇惯孩子。

????可是裴苑对待纪染那真是不许行差踏错一步的严厉。

????考试没有拿到第一,那就是失败,还不许反驳,反驳就是找借口。

????裴家二老跟纪家二位都是老朋友了,要不然当初两家父母也不会安排裴苑和纪庆礼结婚。本来纪家老太太是不太好意思在他们面前说这件事,哪知反倒使裴爷爷先受不了吐槽起来。

????四位老人家当真是找到共同话题一般。

????裴苑不以为然。

????此时纪染正好洗完手回来,老太太赶紧起身,拉着她的手臂;“走,外婆带你去吃饭。”

????这顿饭纪染是吃了十成十的饱,老太太一直念叨让她多吃点儿。哪怕她实在吃不下了,她还非让纪染喝了一碗汤。

????晚上的时候,母女两没有再离开,直接在家里住下。

????这里本来就有纪染的房间,老太太又提前让人换了全新的床单被套,整个房间里还被放置了清淡的香薰。

????有种淡淡的少女幽香。

????纪染洗完澡之后,特地走到门口把房门反锁了起来,这才小心翼翼地走到自己的床边,把她手里拿了出来。

????自从回家之后,她就没联系过沈执。

????不为别的,只因为裴苑这个人太过霸道。

????裴苑的霸道体现在哪儿呢,就是她是那种可以直接检查纪染手机,而不会像其他那样明明想看的不得了,还非要偷偷摸摸,表面上显得自己特别的民主又正直。

????纪染不想删掉手机里跟沈执的聊天记录,因为那是她最宝贵的回忆。

????她会一直保存着手机里的每一条记录。

????哪怕到她老了的时候,都能拿出来给自己的孙子看。

????她拨了个电话过去,过了好长时间,那边才接通,待他开口时,慵懒的声线透过电波传递到她的耳边,酥酥麻麻地叫人耳朵发痒:“终于想起来联系你的男朋友?”

????“我回家了嘛。”纪染给自己找了理由,声音软绵绵的,让沈执真舍不得教训她。

????纪染听到沈执那边似乎有点儿吵嚷,听起来他在外面,她看了一眼手机上的时间,问道:“这么晚你还不回家吗?”

????沈执低笑了声,似乎是在笑她的迟钝。

????纪染本来是躺在床上的,此刻突然坐了起来,连腰背都挺的笔直,紧咬着唇小声问:“你不会是在外面玩吧?”

????纪染仔细听着他后面的背景音,反正就是特别吵嚷,但是又听不出来具体的声音。

????她心底跟小猫爪子在挠似得,一下一下地拨弄,特别地乱。

????于是她清了清嗓子,很严肃认真地说:“沈执同学,别怪我没有提醒你哦,女朋友虽然不在你身边呢。但还是希望你乖乖听话,不要一失足成千古恨哦。”

????一失足?还千古恨。

????沈执被她比喻逗地气笑了,他朝周围看了一圈,这里是机场的停机坪,他刚从飞机上下来,身边很多是同一架飞机上的旅客。

????他提醒道:“女朋友,我也在此提醒你一句。”

????纪染安静听着,可是对面迟迟不开口,直到他终于轻笑了一声,声音低哑似乎还带着那么点儿潮湿,轻声开口:“胡思乱想,是要被打屁股的。”

????这么羞耻的话,让纪染瞠目,连反驳的话都说不出来。

????她忍不住地伸手扣床上玩偶的眼睛,黑色眼珠子差点儿被她失手扯下来,她鼓了鼓嘴巴,突然觉得自己不能这么怂下去。

????居然一句话都说不出口。

????就在她故作勇气准备还嘴的时候,沈执低声说:“你早点儿睡觉,我明天再给你打电话好不好。”

????当然是…好啦。

????结果挂了电话,纪染还是好不开心呐。

????第二天中午吃完饭,爷爷奶奶那边的电话就打过来催促,他们也知道纪染今天在裴家。所以特地等到午饭之后才打电话,显然也是想纪染了。

????裴爷爷和裴奶奶虽然舍不得纪染,可是也知道纪家二老许久没见纪染,让家里司机送她去纪家。

????还特地准备了礼物让纪染带过去。

????纪染到的时候,还真的凑巧,纪庆礼的车子就在前面。他们三人从车里下来的时候,江艺扶着江利绮的手臂,一副小心翼翼的模样。

????纪庆礼站在她们旁边,似乎在叮嘱什么,看起来他们三人还真的是一家三口的模样。

????这幅画面前一世纪染也见过不少次,她并不觉得刺眼。

????很快她下车之后,司机帮忙把礼物提了下来。

????纪庆礼看见她明显有松了一口气的感觉,“染染,待会进去一定要好好跟爷爷奶奶问好。”

????纪染抿嘴没说话。

????几人到了门口的时候,大门被打开,老太太站在门口一眼看见穿着白色羽绒服的纪染,赶紧伸手将她拉了进去。

????她手掌在纪染手背上摸了摸,小声念叨:“外面冷吧。”

????“奶奶看看你穿了几件,哎哟,怎么才穿三件衣服呀,”老太太一瞧见她竖起的三根手指头,止不住地心疼,念叨说:“你们小姑娘家呀,就是想要俏对吧。穿这么少,这不得冻坏了呀。”

????纪染立即摇头:“没有,奶奶,我这个羽绒服很暖和的。”

????老太太满眼里头只有她,压根没搭理还站在门口的纪庆礼还有江利绮母女,还是纪庆礼开口说:“咱们先进去说话吧。”

????纪奶奶冲他们看了一眼,这才拉着纪染的手,走进客厅。

????“染染,是不是瘦了?”纪奶奶一开口竟是说了跟外婆一样的话,大约在长辈眼里,只要没长胖那就是瘦了。

????纪染摇头:“没有,您怎么跟外婆说一样的话,你们是串通好了的。”

????昨晚因为有裴苑在前面挡着,纪染还不知道外公外婆的心思,可是今天裴苑去公司处理事情,两位老人家没那么多顾忌。

????这话里话外的意思都是,在B市没人照顾她,让她趁早转学回来。

????如果裴苑没时间照顾她的话,他们可以搬到学校旁边陪着她。

????没想到刚到爷爷奶奶家里,纪染就又听到这熟悉的开头,显然四位老人家早有共识。就是想让纪染从B市回江都。

????如果是以前,纪染或许还会犹豫。

????可是现在B市那边有她喜欢的人在,还有她喜欢的同学和老师,所以她压根不想要回来。

????老太太不知道她心底的想法,但是架不住她说出自己的想法:“奶奶觉得你去那边上学,是不是有点儿太远了?”

????这话一说出来,对面的江艺的眼睛一亮。

????虽然老太太一眼都没看她,确实让她恼火不已,可是对于江艺来说,要是纪染能够回江都。那么她就可以搬回家去住,B市那边再也没人给她压着让她翻不得身。

????于是她格外认真地盯着纪染和老太太的对话。

????纪染赶紧摇头,生怕老太太提出让她回来的话:“奶奶,我现在都高二了,马上高三了。过于频繁的转学对于我来说,影响很大的。”

????老太太还是没打算放弃,小声说道:“又不是转到别的地方去,是转回江都,你以前上学的地方,那个一中不是挺好的。”

????纪染之前一直在江都一中上学,对于她来说,一中确实不陌生。

????“奶奶,你是不知道我这个学期第一次月考,数学才考了22分,就是因为我转学不太适应那边的环境。结果成绩出现了这么大的波动,幸亏我后来及时调整了过来。”

????老太太并不清楚她月考的事情,之前她电话的时候,就听说她期中和期末考试成绩都不错。

????实在没想到居然还有个22分的故事。

????纪染这会儿抓住成绩这根鸡毛儿,赶紧最大程度发挥了它的作用,毫无底线的危言耸听道:“要是我再转学一次,万一成绩再下滑,能调整还好,万一调整不过来呢。”

????老太太被她忽悠的一愣一愣的。

????就连对面的纪庆礼都有点儿听不下去,说道:“染染,奶奶也是为了你好,你别这么吓唬奶奶。”

????纪染立即抿嘴,不说话了。

????可是她说出口的话,确实起到了不错的效果,老太太还真的没再继续纠缠这个话题。

????没一会儿老爷子午睡起来,他从房间里出来,一看见纪染立即要拉着她进书房里面,说道:“咱们家的对联可还没写呢,就等着你回来写了。”

????“爷爷,你也太着急了吧,离过年还有好几天呢。”纪染笑眯眯地跟老爷子说道。

????于是爷孙两人乐呵呵地进了书房,纪庆礼想了下正要站起来过去瞧瞧,毕竟他跟老爷子还有些话想要说,谁知他刚要起身被江利绮拉住手腕。

????这会儿老太太也没甩脸色给江利绮看,毕竟纪庆礼确实跟人家结婚了。

????只不过她态度是那种客套而不失疏离,客客气气地态度像是对待客人,反正不是对待家人。

????晚上的时候,纪染被留在家里住下。

????倒是纪庆礼他们没住下,依旧是回纪庆礼房子那边住着。

????不过临走之前,纪庆礼还是跟老爷子聊上了,也没什么别的,就是说起江艺改名的事情。江利绮的理由是,她肚子里的孩子一出生肯定是姓纪。这一个家里的三个孩子,两个姓纪,只有江艺一个外姓,时间长了孩子心里也难受。

????江利绮说话一向讲究有理有据,说起来更是一套一套。

????况且她如今怀孕,之前她拉着纪庆礼陪着去过一次妇产科,医生也叮嘱要让孕妇一直保持愉快的心情。纪庆礼实在不想在这种小问题上跟她纠缠。

????所以这次回来,他打算跟老爷子说一声,把江艺的姓氏改了。

????老爷子坐在书房的椅子上安静听他说完,他缓缓抬头朝纪庆礼看了一眼,淡淡道:“如果你想改,那就改吧。”

????介于老太太对江利绮母女的冷淡态度,纪庆礼怎么都没想到老爷子居然这么好说话。

????他当即笑道:“谢谢爸。”

????“谢我干什么,不过就是一个姓氏罢了,她愿意姓就跟着一块姓,”老爷子到底是上了年纪的人,轻易不露神色,即便是此刻都依旧那副慈眉善目的和蔼模样。

????直到老爷子再次开口说:“不过咱们纪家的财产可不随便送人。”

????这句话老爷子口吻极重,几乎就是在直接提醒纪庆礼。

????想姓什么都可以,纪家的财产只能有纪家的孩子来继承。

????纪染不知道纪庆礼他们什么时候走的,反正她躺在房间里,正在群里面聊天。

????这是夏江鸣建的一个群,人很少,除了他们四个男生之外就只有纪染和闻浅夏两个姑娘。

????闻浅夏:【放假好无聊,好无聊,好无聊。染染,你觉得无聊吗?】

????纪染其实还好,但是她还是很给面子地回复了个:【嗯。】

????夏江鸣:【要不明天一起出来玩?】

????他的提议让闻浅夏来了兴致,居然还让纪染也一起出门。纪染正在写寒假作业,老师发的这些卷子,哪怕是一天写几张都得写到寒假结束。

????况且马上就是新年,不管是裴家还是纪家都是大家族,亲朋好友极多。

????纪染估计再过几天自己不是在拜年的路上,就是正要去拜年的路上。

????纪染:【我去不了,我现在在江都呢。】

????闻浅夏失望地回复道:【呜呜呜呜,染染走的第三天,想她。】

????夏江鸣被她这幅酸劲儿折服了,忍不住怼道:【执哥还没说想呢,轮得着你吗?】

????闻浅夏不爽了,她觉得她是纪染最好的朋友怎么就不能想了。

????于是她回了一句:【染染,你把你家地址发给我,我明天就去找你。】

????明知道她就是说着玩的,纪染还真的把爷爷奶奶家的地址发了过来,逗得闻浅夏发了一堆哈哈过来。

????她看了一眼沈执的头像,始终是黑着的。

????这个人说过今天会联系自己,结果居然到现在都没出现。不过纪染也知道放了假,家里面也有很多事情。

????况且作为一个贴心的女朋友,不应该有那种夺命连环call的行为。

????于是她安心地做了两套数学卷子之后,才上床睡觉。

????第二天早上,纪染正睡的香甜,突然放在床头边的手机嗡嗡嗡地响了起来,她伸手摸了许久才把手机摸到手心里。

????“小懒猪还在睡觉呢?”对面沈执的声音噙着笑意,听起来特别柔软。

????纪染本来混沌的脑子一下清醒了起来,心脏跳的特别快,随即而来的是无边无际的委屈。这个人还说她胡思乱想呢,这才放假几天啊,他就敢一整天不联系自己。

????一整天呐,这都超过二十四小时了。

????失踪人口都可以受理了。

????纪染心底的委屈如同气球一般,迅速被吹的膨胀了起来,就连鼻腔里都透着那种委屈的酸涩。

????可是下一秒,沈执低声说:“要是睡醒了,就起床出来。”

????“我带你出门去玩,不是说无聊了。”

????纪染一下从床上坐了起来,出门?

????她开口的时候,觉得自己声音都变了,她说:“你现在在哪儿呢?”

????沈执知道她家在B市的地址,之前很多次他送自己回家。可是现在她在江都呢,她怎么出门跟他玩。

????“你昨天不是把地址发在群里了。”沈执听着她懵懵懂懂的声音,以为她还没睡醒。

????终于纪染尖叫了一声,竟是迅速挂断了手机。

????当她以最快的速度洗漱,换了一身衣服出门的时候,在楼下看电视的老太太还说道:“染染,你吃早饭吗?让阿姨给你重新做?”

????“奶奶,我不吃了。我约了朋友。”她站在玄关一边穿鞋一边喊道。

????等她迅速地冲到小区门口的时候,就见站在不远处一个穿着黑色羽绒服的少年,他的头发极黑在阳光泛着鸦青色。

????此时他双手插在兜里面,正微低着头看着地面。

????纪染几步冲了过去,少年听着声音抬起黑眸,眼底挟裹着的笑意一下照进她的心底。

????在他张开手臂的一瞬,纪染再也不顾忌这个顾忌那个,上前紧紧抱住他。

????沈执似乎有些意外,抱着她时低笑着问道:“这次不怕被看见了。”

????纪染仰头看着他的脸颊,声音甜到骨子里:“没关系,我就是要光明正大的。”

????喜欢你是光明正大。

????抱着你也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