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正这村子见过小豆丁的人不多,只要不被赵家人看到就不要紧。况且白浅凝料定赵家人不敢将小豆丁的事告诉乡邻,这要是让人知道他们绑架孩子,还意图活埋,这罪责可就大了,赵家人也不傻,所以白浅凝并没有限制小豆丁跟自己一样窝在家里。

????从窗户看到小豆丁追上了战千澈,白浅凝赶紧操控意识进入空间,一通搜寻后,抓了只毛色差不多的鸡出来,又顺手将灰鹤扔进空间的小屋内。然后手脚利索的开始处理起来。

????要说自己方才眼瞎呢!这灰鹤和鸡的体型确实差距不是一点点。白浅凝生怕露出端倪,将鸡头鸡脚这些有明显特征的部位统统切下来,连同拔下来的鸡毛一起扔进了空间,活生生把世外桃源般的种子空间当成了暂时的垃圾转运站。

????所以当战千澈带着小豆丁回来时,只看到白浅凝用鸡脯剁好的肉末和砍小了的鸡肉块儿,倒也没有察觉什么不同。

????白浅凝接过战千澈递来的擀面杖,怕这大雪天的木头会有些发潮,便将它搁到灶火旁烘了烘,而后才端着醒好的面和菜板放到方桌上擀起了面皮,还顺手在小豆丁鼻尖上抹了一下,小豆丁的鼻尖上沾了面粉,衬得她这胖乎乎的小脸更加可爱了。

????“娘亲!”小豆丁缩了缩脖子朝自家娘亲吐了下舌头,抱着怀里的狐狸说:“我将汤圆放窝里,你教我和伯伯包饺子吧。”

????“嗯,这狐狸叫汤圆?”白浅凝点了点头,盯着小狐狸圆滚滚的身子,到觉得这名字取得十分形象,便道:“你将她放窝里,去洗洗手,我教你。”而后又将目光移向战千澈。

????还没张嘴,战千澈便轻咳了一声道:“我看着便好。”

????“嗯”

????白浅凝也没打算教他,这男人浑身散发的气场就跟包饺子这件事格格不入,她只觉得面前这个男人更像个江湖势力的首领,亦或是天家贵胄的王侯,只是显然即便她开口问了,也不可能得到答案,所以白浅凝便聪明的选择缄默。

????......

????有了小豆丁在旁边帮倒忙,这一顿饺子直到天擦黑才吃到嘴里,不过看着面前一大一小两个身影,身体力行的表达对她厨艺的认可,白浅凝心里却是很高兴,洗碗的时候都不忘哼起了歌。

????“你是我的小呀小苹果,怎么爱你都不嫌多,红红的小脸温暖我的心窝.......”

????听了半晌单曲循环的战千澈,望着白浅凝的背影脸上掠过一丝鄙夷。只觉这歌不止曲调令人烦躁,就连歌词也如此荒谬直白,实在难以入耳。

????便清了清嗓子,打断她的歌声道:“白姑娘,先前未考虑妥当,我这屋内仅有一张床铺,实在住不下三人,依我看,不如趁着夜色将你们送到徐婶子家去借助一宿如何?”

????“啊?”白浅凝这才回过神来,刚准备答应,话匣却被小豆丁夺了过去。

????“伯伯,我不要住那个奶奶家,我害怕,我要住在这里......”

????小豆丁边说边上前抱住战千澈的大腿,说完还不忘将小脑袋转过来朝白浅凝眨眨眼睛,一脸的机灵模样。

????白浅凝虽是不知道小豆丁又在打什么鬼主意,却也十分给面子的配合道:“我看这孩子是被石头今天犯病的样子吓着了,不如今夜我们还是就住在这里吧,我们就住外间,你若有多余的被褥棉絮给我们拿两条出来就行。”

????“也好。”战千澈也不多言什么,转身进内间抱了两床被褥出来说:“进去休息吧,今夜我住外间。”

????“啊?不,不用!还是我们住外间吧。”白浅凝说着便直接上手去抢被子,倒不是她矫情,只是过会儿她要出门埋灰鹤、扔鸡毛的,要是战千澈睡外间,她还怎么去?

????被褥轻易的抢到手,白浅凝手脚麻利的便将他们铺到灶台边,说:“其实我是怕冷,这寒冬腊月的,睡灶台边可比床上要暖和得多,夜里还可以添些柴火不是么?”

????战千澈听她这么说,倒也不再说什么,只道:“今夜就先将就着住下,明日我便上山多砍些木头回来替你们做张床铺。”

????话说到一半,好似注意到了白浅凝眼中闪过的讶异,忙解释道:“白姑娘别误会,我只是想石头的病还有些日子才能痊愈,姑娘若没有去处,住在这也可,明日起我便与徐婶子商议,去他家借住几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