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亚博pt游戏小说 > 丝婚保卫战 > 第六十七章、好言相劝
????我不想多说什么,反正就觉的我帮窘境的习梅心才安。

????这事闹的任鹏忧心重重,沉默寡言的。我逗他,说:“女儿都七岁了,你应该高兴,应该感谢习梅为你养了女儿。”

????他居然说:“习梅当初是搞不清这孩子是谁的,要早知道是我的孩子,她早做了。”

????这话不无道理,我劝他,这充分证明:“你还是幸运的,有个自己的孩子。”

????话音刚落,他愣愣望我,问我难道没想过生个我们自己的孩子。

????我解释:“在欣欣没出现前,我想过有个我们自己的孩子,可是现在……”

????我还没说完任鹏就摆手,他深叹一口气,说我就是怕我婆婆。

????我说:“没有,只是现在出现了这种事。”

????任鹏却还是说我就从没想过生个孩子。

????我不想跟他吵,跟他争辩,说心里话遇上任鹏,我才真正知道了什么叫爱,什么叫幸福,怎么才是真正的两口子。他懂我,我懂他,除此之外就是见不到就特别想。见了面两人相望的双眸中是满满的爱意。

????没有别人在场,我走过去从身后紧紧抱住他,脸贴在任鹏的后背,说给我时间。

????任鹏却问我,他是不是个不称职的丈夫,是不是个懦夫。

????我说没有,迈过这道坎得段时间。

????他一下转过身,把我紧拥在怀中,说他怕失去我。

????我安慰他,这辈子我真正只爱过他,别人入不了我法眼。

????他听了更是激动的拥紧我。我趁机跟他商量,要不真给习梅五万,她以前在手机店给别人打过工,自己干应该可以。

????任鹏答应下班去趟我家。

????下班后,我和任鹏到房子,不见习梅母女,我一下就着急的叨叨,这习梅怎么不听劝,又去哪儿了?

????任鹏倒无所谓,说:“沦落到这种地步,习梅也不好意思,走就走了呗!”

????我训他:“心比肝大。”说完就给习梅打电话,问她在哪里?”

????她说她已租好房子了,让我放心。我听到车流声,判断出她带欣欣在街上。问她到底在哪里?

????她才说实话,她决定今晚暂住旅馆。

????我一听就吼她:“旅馆里什么人没有,吓着欣欣咋办?在哪儿,我们开车去接!”

????习梅听出我不高兴,又觉得我说的在理,不让我过去接,自己打的回来。

????挂了电话,任鹏就在那叨叨,说这习梅究竞想干什么?这会回来,他就把态度表明,欣欣他带走。说完任鹏望我。

????我自然是向着习梅,说:“这事儿先缓缓,杨浦离开习梅,欣欣我们要带走,谁也承受不了。”

????“她这个消极的样子,会影响到孩子的!”任鹏说完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两手指互握,捏的咯叭响。

????“要不……”我刚要开口,习梅手拉欣欣进来了。她看到我们,勉强着向我们露出笑容。

????任鹏不望习梅,叫欣欣过来,欣欣还挺乖,一过来就依进任鹏怀中。任鹏的大手摸着女儿头,问她喜欢吃什么,他现在就带她去吃。

????欣欣很懂事,抬头望妈妈。习梅怕碰到任鹏的目光,低着头说想去就去吧!

????欣欣才小声的说吃汉堡包。

????任鹏一听高兴的抱起欣欣,说:“咱们叫上哥哥一起去,好不好。”

????欣欣大声响应:行!

????我阻止,不去叫博博了,哥哥要学习。任鹏不理我们抱上欣欣出门。在关门时,他甩一句,如果欣欣不闹,他就带欣欣去那面房子。

????我说可以,习梅望了一眼不吭气。听到关门声,习梅就一遍遍地说,任鹏不能夺走欣欣,不然她无法活下去。

????我安慰她不会。她却还是不信,说任鹏跟她话都不说,就是恨她,就是想夺走女儿。

????我感觉到习梅这几年被杨浦压制,心理有点问题,防备心理特别强。

????劝她有我在,不会的,并且任鹏也不是那种无情无义的人。

????家里没菜,我们下楼吃饭,结果在饭馆碰到了王二和苏娜吃饭。我对这两人本感冒,结果还坐到了并排。

????王二财大气粗,不鸟我。苏娜如坐争毡,筷子在碗中划拉着,面条挑起放下,放下挑起,小声嘀咕什么,可能就是想和王二遛之大吉。

????王二不理她,挑起面条,大口大口吃,做出一副馋人的样子。但他头都不敢抬,而我这人最恨这种男人,本要好好讽刺几句的,一想这在饭馆人多,还是给留点面子。

????当服务员把饭端上桌,我还在扭头盯着王二。习梅拉我一把。

????等我低头吃饭时,王二和苏娜偷偷走了。习梅问我是不是认识。我就讲,王二和苏娜的丑事。习梅打插,说她一看那两个就不是两口子。

????话音刚落,杨浦和一个短发的女人有说有笑进来。我和习梅傻愣愣望着。杨浦似乎没注意到我们,他与那女人去了斜对角依窗的位置,在那个女人落座前,杨浦像个绅士一样,拉开椅子,接过那女人的包放到了窗台上。转身右手搭桌沿,左手扶那女人椅背,弯腰低头,一副亲昵样,可能问那女人吃什么饭?

????我正为这种场面感到咬牙切齿,习梅骂一句王八蛋,起身离桌,端起桌上的茶杯,快步走过去,就在杨浦转身坐的时候,朝杨浦脸上泼去。

????茶水不烫,我知道。倒是那个女人吓坏了,一遍骂习梅疯婆子,一遍抽纸赶快起身给杨浦擦脸上的水,还问这是咋回事。要不要紧,要不报警,杨浦却说不用报,这是个神经病。

????习梅气呀!居然骂她疯婆了,她狠拍几下桌子,就冲着望着的顾客大声说:“这是我男人,在外有了这个野女人,居然把我们的房子卖了,还把我们母女撵了出来。”

????这下,在场的顾客议论纷纷,而那个女人一听习梅的话,手指习梅,倒问杨浦,她说的是不是真的。

????杨浦一副苦丧样,说因为女儿不是他亲生的。我趁机起哄,说你从出生养到七岁,跟亲生的有啥两样,可你却卖掉了房子,让她们娘俩没有住处,四处借宿。

????这下那女人,一把抓起窗台上的包,甩一句杨浦你王八蛋,扭头就走。杨浦气的手指我和习梅骂一句两个神经病,狼狈的走了。

????我和习梅转身走时,听到顾客议论:那男人就该打。

????出了餐馆,习梅就哭出声了,我劝她人都望着她,她似乎很伤心,居然走了几步,抱住电线杆子泣不成声。这场面,惹得过往的人都看。我拉习梅别哭了,过往的人都望呢!手一伸过去,习梅就把我胳膊甩开。

????刚好任鹏打来了电话,问:“我们在哪里?欣欣要妈妈呢?”

????我挂了电话,两手扳开习梅抱电线杆的手,劝她别哭了,欣欣在房子哭着要妈妈呢?

????习梅一松开电线杆,抱住我又哭,说她对杨浦那么好,杨浦早就在外面有人了。

????我劝她这样也好,离婚了重新开始新的生活。她说她无脸见任鹏,狠不得让任鹏打她一顿,她死了也甘心。

????我训她瞎说什么呢?你死了欣欣咋办?说到后面都是哭腔,我又想起了省城我求冯伟跪过,哭过,闹过,死的心也有过。

????坐进出租车里,习梅把头依在我怀中哭,我也泪水涟涟。这种痛只有我能体会,而每次想起,总会伤心。

????回到家,一进门欣欣就扑进习梅怀中,问是不是妈妈不要她了。习梅不言语把女儿紧紧拥在怀中。

????任鹏还是一副冷面孔,说话时还是不望习梅,从包中掏出一张卡,放桌上。

????习梅看到了,惊恐地瞪大眼睛,吼,她不要钱,她要女儿,就当她求他了。说时两手把欣欣拥得更紧。

????“我不是那种人,许艳不是说你要开店吗?这五万你用!”任鹏说时再此拿起卡扎在手中望习梅。

????习梅还是紧张的摇天说不要,她另想办法。

????任鹏气习梅这种地步了,还在他面前逞能,训:“你告诉我想什么办法?是不是又去舞厅买醉攀个大款,还是去洗脚屋当……”

????欣欣还在旁边呢?这是什么话,我捣一把任鹏,吼他胡说什么呢?说着抓过他扎在手中的银行卡。

????任鹏不乐意,手指着习梅,说:“你看看,她这个样子,好像是我们欠她的了。我告诉你习梅今天我出面帮你,一你是我女儿的妈妈;二我是看我妻子许艳的面子;三我告诉你,你就别再打我的主意;四你这几日赶快瞅着开店,欣欣和我们一起住,暂时我接送上学。”

????“我知道!我知道!可是你们忙市场,还是我带欣欣!”习梅强调。

????“怎么?你不相信我!”任鹏质问,问时双眸透着冷冷的光。

????“这事是我的错!你们现在帮我,我已经很感激了,不想让欣欣给你们添麻烦。”习梅说时眼神是真诚的。

????任鹏听了先是嘁一声,质问:“这是什么话,我自己的孩子,怎么叫添麻烦。”说完向欣欣招手,叫她过去。

????也许真是血浓于水的关系,欣欣挣脱开习梅,向任鹏小跑过去。任鹏伸开双臂,搂住女儿在额上亲了一囗。

????这情景刺激着习梅,她抺着泪,起身小跑着去了卧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