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亚博pt游戏小说 > 王爷,王妃喊你来生娃 > 第五十五章:不得好死胎死腹中
????“王妃这是受了惊吓一时痰气上壅才会暂时昏厥,微臣已经给王妃施过针,想来不一会就会没事的……”

????为着那一份大寒的断子药,现如今的五王府上下被围了个水泄不通,灶上的厨娘杂役府中伺候的每一个人在这当下尽数跪在了王府大院之中,一个个等候查问与发落。

????五王府中如今因为这份大寒的断子药闹得人心惶惶,不明就里的人人不知为何,而萧绎连同皇帝如今则立在陆清微床前,看着她那张煞白的小脸,一时皆不出声说话。

????萧绎眉头紧锁,根本不曾想到陆清微会受这么大的惊吓,整个人都晕了过去……

????如今的他袖下双拳紧握,满眼都是对陆清微的心疼与愧疚!

????“唉……”

????而皇帝处则长长的叹出了一口气,一来是瞧着陆清微这样子心上发堵,这二来还有另一层原因。

????叶太傅这儿才刚递上的名单,萧绎的身子骨便出了这么大的一桩事,前后两件事间隔的时间实在太过相近。

????若萧绎的身子骨如太医所言,往后当真不能恢复,那他便会从自己的储君名单之中剔除,一旦萧绎剔除,那么这么些年,朝堂之中一直以来维持着的平衡会彻底打破,真到了那个时候……

????这一声叹息,叹出了皇帝心上的诸多烦扰!

????也是在这一声叹息之后,陆清微在太医所给的丸药与针灸的作用下清醒,睁开眼的陆清微木讷了好一会,在那儿看着萧绎同皇帝,一时也不说话。

????只等脑子里的记忆尽数出现画面之后,她所做的第一件事情便是伸出手,让一旁候着的太医给看看,自己有没有可能已经有身孕了……

????她顾不得旁的,伸手的动作是本能为之,萧绎若真的绝后,自己这会肚子里没有孩子,那往后更加不可能有孩子了……

????在场的每一个人甚至是萧绎叫陆清微的这一个动作给惊的有些说不出话,好半天之后太医才在皇帝的示意下让他赶紧把脉……

????太医摇了摇头,适才他已经给陆清微诊过脉象,身怀有孕最少也要一个半月才能够瞧出来,现如今是瞧不出来的。

????适才她那脉象最多也就是惊悸所致,在没有旁的!

????“王妃可耐心再等等,如若月信未能按时而至,说不准便是好消息,这事情……急不来的!”

????太医这话已经说到了这个份上,便是傻子也应当能够听懂,整个人彻底颓下来的陆清微原本还有点希望的目光,在这会因为太医的话彻底灭了下去,一点精气神都没了。

????她心里觉得自己燃烧的那点希望的火苗算是彻底没了……

????这会的她抱紧了自己胸前的褥子,满脸的委屈,甚至觉得眼前连一条光明大道都没有。

????满脑子都是恒儿回不来这个消息的陆清微格外的后悔,后悔那一日应该按照上辈子的时间,直接同萧绎办了那圆房之事,若那一日把该做的事情都做了,如今恒儿都已经到了肚子里!

????她不应该等的!

????“王爷,外头的厨娘受不住刑招了供,说出了是楚侧妃身边的沉香指使她让她下的药,您要不然先去外头瞧一瞧……”

????对于陆清微此刻的黯然萧绎不知该怎么来劝慰,想张口的时候,府上管事已然来报,只道灶上的厨娘吐了口,楚云溪同沉香也已经叫她们请了过来。

????阴沉着一张脸的萧绎抿了抿唇,转身去到了大院外头,皇帝走在最前,看热闹的大王爷自然不能错了一步,急急忙忙的也一道跟在了身后。

????王府上下上百个伺候的如今一一跪在地上,郑咏娴楚云溪江雨霏这几位有名有份的带着身边的下人一同跪在最前……

????这些人中要数楚云溪的脸色在此刻最是难看,煞白的一张脸艰难的挺着自己快五个半月的肚子,甚至在瑟瑟发抖。

????“奴婢不敢说假,确实是沉香姑娘给的丸药,让奴婢每日里偷偷放一点点在王爷的饭菜汤饮之中,说这样子能让暂时不能叫人有孕……奴婢一时昧了良心拿了银子……奴婢有罪……”

????十来记板子把眼前的厨娘打的面无血色嘴角还挂着一丝鲜红,只趴在地上把沉香供的个干干净净。

????原本跪在楚云溪身边的沉香这会一个劲儿的否认,只道自己什么都没有干,是那厨娘恶意陷害故意攀扯自己,只一味的说自己什么都没有做。

????“你用不着说没有,这里头若是当真有你的事,本王一定能查出来,但凡真有你的不好,不只是你,便是你的家人也难逃罪责,更不用说你的主子。”

????随的沉香如今如何的死咬着说自己什么也没做,萧绎冷着一张脸,把心虚到了极致的楚云溪这对主仆尽数的看在了眼中,这之后冷哼了一声,命人去细查。

????沉香的住处要搜,还有这些日子以来沉香见过的人接触过的一事一物都给自己查的干净……

????大抵一个时辰左右之后,无论沉香怎么死咬着说自己没做,可她出去配药的店铺老板里头的药童这些一个个的出现在了王府,个个指认出是沉香去他们铺子里给配的方子拿的药!

????这事如今实打实的指向了沉香,罪名落在了沉香的头上,也落在了楚云溪这个做主子的头上。

????楚云溪捧着自己的肚子,在药铺的老板一个劲儿的指认着沉香的时候,只道自己什么都不知道。

????“楚侧妃就算不愿意看见王爷同王妃鹣鲽情深,也不该这样拿王爷的身子开玩笑,你自己有了儿子,就想来个后患无忧便直接损了王爷的身子,你这样也太歹毒了。”

????没等楚云溪摆手哭诉起自己的“委屈”,跪在一旁由始至终不曾开口,只等罪名坐实之后的郑咏娴以一句话,四两拨千斤的替楚云溪把因妒成恨痛下杀招再一次落在了最实之处。

????自陆清微入府,人人都知道陆清微同萧绎如胶似漆恩爱到分都分不开,萧绎这般的恩宠自然就会引来旁人的不满。

????尤其是像楚云溪这般肚子里有了孩子,且身边还有一个儿子的侧妃,这就是楚云溪的因。

????郑咏娴可半点都不曾冤了她的,本来这事是她楚云溪做出来的,自己不过推波助澜,帮她多添了一点点柴,让楚云溪自己点出来的火烧的更大一点而已。

????这也算不得什么大事!

????“楚侧妃当真糊涂,你的大公子就算是长子,可你也不能为了他的未来,这么早就害了王爷,坑了王爷的身子,害了我们这些姐妹,你这心也实在太过阴损了!”

????郑咏娴半带着哭腔半委屈的抹着泪,只道楚云溪的阴损毒辣,说她为了自己儿子的未来不惜一切,这会是打定了主意要帮她把一切的罪名坐定,不给她一点翻身的余地。

????楚云溪整个人因为如今这样大的阵仗脑子里一片空白,一时有些难以招架郑咏娴给自己安在身上的所有把柄,此刻只道郑咏娴胡言乱语,这都是她的片面之词……

????“王爷……”

????“证据确凿,你还有什么想说的?你是不是在这会要同本王说这件事情你什么都不知道,这些都是沉香一人所为,和你毫无任何干系?”

????慌了神色与手脚的楚云溪捧着自己高高隆起的肚子跪行着来到萧绎的跟前,抱住了萧绎的小腿肚子想说一声自己委屈。

????可还没等她开口说下去,萧绎便打断了她所有的话语,让她自己想想自己到底是真的委屈,还是假的委屈,委屈这话她从心里说出来,她亏心不亏心。

????“若你当真觉得自己是被冤枉的,那你现在用大公子同你腹中的孩子发誓,若这件事情真不是你所为,所有的一切是遭人诬陷,若有一句谎话,你的两个孩子大的天打雷劈不得好死,小的胎死腹中永坠阎罗!

????“只要你发誓,我便信你,我甚至可以把这王妃之位腾出来给你!可若这件事情真同你有关,你就算是万死,也难辞其咎!”

????堵着嘴把所有可怜的模样摆在脸上的楚云溪只觉得自己的嗓子格外的干哑,而彼时,已然不知在何时下了床,阴沉着一张脸犹如十殿阎罗一般的陆清微已经站到了楚云溪的跟前。

????锋利到似如利剑长矛一般的目光陆清微,那一双眼睛一直没从楚云溪的身上移开,张开口,一字一句尽是恶毒诅咒的她让这会的楚云溪越发像是叫人割了舌头。

????“这个世上是不是只有你能做母亲,你凭什么这么做?你怎么有胆子怎么做?你不是委屈,你不是喊冤,你发誓呀,你给我发誓!”

????“若此事与你无关,若有人冤枉于你,若你是清白的,那你就给我发誓!”

????蹲下身像是了一头猛兽的陆清微如今用着浑身力气一把揪住了楚云溪的脖颈衣领,只差没把她揪起来给自己一个说法。

????就是因为她,就是因为她这个不能容人的举动,她的恒儿回不来了!

????她的指望没了!

????彻底没了!

????这笔帐,这笔帐她要怎么同这个女人清算,怎么同她清算!